《创造101》粉丝集资超五千万偶像经济火过世界杯?

原标题:偶像经济火过世界杯?

p69- 6月11日,《创造101》举行女团创始人见面会,吸引了数千名粉丝到场。

6月11日,《创造101》举行女团创始人见面会,吸引了数千名粉丝到场。

p69-2 6月23日晚,选手们和导师在《创造101》总决赛上合影

6月23日晚,选手们和导师在《创造101》总决赛上合影

《创造101》总决赛结束第9天,比赛选出的偶像女团“火箭少女”就开始接拍麦当劳的广告,开始了第一个全团商业合作。

无独有偶,麦当劳的老对手肯德基在2018年7月2日,推出了 “终极四酱超级薯条盒”的宣传,代言人是通过《偶像练习生》走红的坤音四子。

全民造星在2018年似乎流行起来,真人秀式节目的爆红不但让偶像行业进入2.0时代,也带来了品牌与流量的狂欢。

粉丝为素人选手集资超5000万元

6月23日晚,《创造101》迎来总决赛。在社交媒体上,热搜榜单前10条中有7条与之有关,以绝对优势完胜当天的世界杯的3场比赛热度。

据某网络影视数据平台的统计,截至6月21日晚,《创造101》的总播放量已超过43亿,微博话题讨论高达9000多万,人气选手占据了各大公众号及微博热点话题榜的前列。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23日中午,仅《创造101》选手孟美岐与吴宣仪两人的粉丝公开集资就超过2000万元,孟美岐更是打破单人集资纪录,集资高达1200万元。据媒体估计,《创造101》整体粉丝公开集资达到4453万元,加上未公开数目以及各种私人集资,预计总金额超过5000万元。

p69-3101女孩成团之夜,孟美岐获得冠军,并获得超过1200万元的粉丝集资。

101女孩成团之夜,孟美岐获得冠军,并获得超过1200万元的粉丝集资。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6年开始,中国偶像团体呈井喷式增长,当时公开记录的女团数量超过200个,而在3年前这个数字还是个位数。《中国偶像产业迭代研究报告:互联网激活偶像产业“造血系统”》显示,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将超1000亿元,目前偶像产业发展正处于“窗口期”。

巨大的市场背后是粉丝经济带来的商机。在《超级女声》那个短信投票的时代,仅李宇春一人,在总决赛就获得了3528万票。而刚刚收官的《创造101》,最后一名徐梦洁的点赞数达到了8377万,前八名的点赞数均过亿。

全民参与的养成体系

以往,男女偶像团体是并不被看好的项目,甚至很多经纪公司不敢尝试。北京一家经纪公司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男团和女团前期投入太大,回本难,加上时间长,又涉及不满18岁的青少年,不敢重金投入。但是,目前模式已经完全改变,全民参与的养成模式改变了业态。”

中国偶像养成模式出现的雏形是2004年《超级女声》节目,超女创造的选秀逻辑第一次全面展示了一个纯素人到明星的变化。在中国本土,第一个真正的票选偶像就是2005年《超级女声》总决赛冠军李宇春。

在《超级女声》之前,明星一词距离普通百姓几乎很遥远,明星主要通过唱片和经纪公司选拔,经过包装后再推向市场。这样的造星方式一直持续到唱片公司没落。

随着《超级女声》的横空出世,人们发现原来素人通过选秀也能成为明星,让更多的草根可以通过选秀节目一步步走向成功,观众也可以参与到偶像的成长中来。随着近几年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日韩娱乐文化的影响,中国逐渐掀起偶像团体养成热潮。

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沉淀,以李宇春、张靓颖为代表的素人偶像和粉丝之间的关系忠诚度非常高,品牌商发现,从偶像还是练习生时就开始陪伴的粉丝,会比出道后再粉的粉丝有更多的感情投入,也会更有忠诚度。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粉丝追星及生活方式白皮书》显示,娱乐明星粉丝中的主要追星方式就是应援,88.8%的粉丝每年至少都会有几次(有的是每月几次、每周几次)在偶像身上消费,甚至有6.6%的粉丝每天都会在追星方面消费。

从《偶像练习生》到《创造101》,节目也确实在不断强调“全民制作人”的概念,不仅平时可以在投票通道进行线上投票,每次晋级选拔赛节目还邀请“全民制作人”到现场为偶像打Call(加油)。而在《创造101》节目规定,腾讯会员的可投票数远高于普通用户,吸引不少粉丝大量购买腾讯视频的会员卡进行投票。

经纪公司瞄准偶像经济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