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政一把手为什么是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

  2016年12月,中办、国办联合印发的《党政主要负责人履行推进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职责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对于落实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确立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目标和任务,对于使法治真正成为各级党委、政府治国理政的准则和基本运作方式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中央之所以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两年后又颁发此规定,特别明确县级以上地方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为推进治建设第一责任人,并具体规定党政主要负责人作为“第一责任人”推进法治建设应当履行的主要职责,其背景和缘由在于: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确定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目标和任务以后,全国各地区各部门大多予以高度重视,绝大多数党政领导干部注重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治国理政,大力推进本地区本部门的法治建设。但是也有个别地区和部门,其党政领导干部对法治的意愿不高,重视不够,不愿意或不习惯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治国理政。虽然他们在各种会议上也讲法治,在各种文件中也提出法治的种种要求,但是在实际工作中却把法治弃之一旁,甚至完全背离法治。特别是当依法办事可能影响他们正进行的“政绩”工程的效率,从而影响他们的切身利益时,他们可能会指示或命令其下属选择采取违反法治或规避法律的方式行事。他们违反法治或规避法律的违法行为不可避免地引起广大人民群众的不满,有时甚至引发群体性事件,造成社会不稳定或导致恶劣的政治影响。正是为了纠正这些问题,保证依法治国目标和任务的实现,中央特别针对各地区各部门党政主要负责人发布了上述规定。之所以特别针对党政主要负责人,即党政一把手,而不是针对一般干部或一般党政负责人发文,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能否实现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目标,党政一把手是否真心实意推进法治建设是关键

  一个地区、一个部门,能否真正实行法治,能否不断推进法治建设,能否将法治的要求落实到各项具体的事业和工作中,关键在于该地区、部门的党政一把手是否有真正实行法治的意愿,是否真心实意推进法治建设。只有我们各级党政一把手有真正实行法治的意愿,不仅在法治有助于其所进行的相应事业、相应工作的开展、推进,有助于给其“政绩”、利益加分时有实行法治、依法办事的意愿,而且在法治对其所进行的相应事业、相应工作形成一定制约,有可能影响相应事业、相应工作的进度、效率,无助于给其“政绩”、利益加分,甚至给其“政绩”、利益减分时仍然有实行法治、依法办事的意愿,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目标和任务才能实现。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给予各级党政一把手以实行法治,推进法治建设的一定“压力”,促使他们不得不像抓其他事业、其他工作一样抓法治,像重视其他事业、其他工作一样重视法治,使他们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对法治建设有松懈情绪和敷衍塞责的态度。

  正是基于此,所以中央特别发文,明确各级党政一把手是所在地区、部门推进法治建设的第一责任人。赋予各级党政一把手“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的地位既是确立其推进法治建设的责任,同时也是将其推进所在地区、部门法治建设的情况与其政绩挂钩,其所在地区、部门法治建设取得进展,其政绩自然加分,反之,其政绩也就相应减分,甚至要被追责、问责。只有这样,才能促使各级党政一把手们对其所管辖地区、部门的法治建设真抓实干,而不是光说不干,或虚与委蛇。

  党政一把手要对自己在推进法治建设方面应履行什么职责有全面深入的了解

  中央发布的上述《规定》,除了明确各级党政一把手作为“推进治建设第一责任人”的地位和责任以外,另一项主要内容就是确定党政一把手在推进法治建设方面各自的职责。因为只有职责明确了,各级党政一把手们才可能在推进法治建设方面扎扎实实去真抓实干。真抓实干的前提首先是要明了“真抓”抓什么,“实干”干什么。正因为如此,中央发布的上述《规定》特别以具体列举的方式分别确定党委主要负责人和政府主要负责人在推进法治建设中应当履行的主要职责。

  《规定》具体列举的党委主要负责人在推进法治建设中应当履行的主要职责包括下述六项:一是充分发挥党委的领导核心作用,定期听取有关工作汇报,及时研究解决有关重大问题,将法治建设纳入地区发展总体规划和年度工作计划,与经济社会发展同部署、同推进、同督促、同考核、同奖惩;二是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依规治党,加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提高党内法规制度的执行力;三是严格依法依规决策,落实党委法律顾问制度、公职律师制度,加强对党委文件、重大决策的合法合规性审查;四是支持本级人大、政府、政协、法院、检察院依法依章程履行职能、开展工作,督促领导班子其他成员和下级党政主要负责人依法办事,不得违规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五是坚持重视法治素养和法治能力的用人导向,加强法治工作队伍建设和政法机关领导班子建设;六是深入推进法治宣传教育,推动全社会形成浓厚的法治氛围。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