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金所CEO杨冀川:国内ABS劣后级投资市场是蓝海

惠金所CEO杨冀川:国内ABS劣后级投资市场是蓝海 弹性休假



根据中央结算公司数据,中国2016年ABS发行规模达到8600亿。虽然规模即将破万亿,ABS发行增速依然很快。对比美国,ABS产品占债务资本市场30%,而中国目前只有1.7%,想象空间很大。
 
 
 
ABS发行结构中,包括优先级,夹层级和劣后级,风险和收益依次升高。其中,劣后级约占10-15%。从目前国内的行业现状看,劣后级一般由发行方或其合作方持有,而美国有很多第三方机构投资者能够参与其中。
 
2017年,惠金所旗下子公司阳光证券化基金与中信产业基金合资成立青岸投资,专注于PRE-ABS、ABS夹层和劣后级投资。
 
青岸之所以敢投资劣后级,是因为从最早的资产开发阶段就会介入底层资产风控,深度了解资产,为后续的产品结构设计、发行、投资奠定基础。
 
在资产品类上,青岸目前专注于零售资产或消费信贷资产领域。未来,青岸会逐渐拓展品类,目标是成为一个综合的机构买方。
 
近日,爱分析对惠金所总经理、阳光证券化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冀川进行了专访,就ABS投资趋势和惠金所未来的战略进行了交流,现摘取部分内容分享如下。
 
在加入惠金所之前,杨冀川担任陆金所副总裁。曾先后供职于花旗银行,美联银行,巴克莱银行,嘉实国际和中信证券,有丰富的资产管理经验。
 
 
 
ABS劣后级投资是蓝海
 
爱分析:中国ABS市场发展现状如何?
 
杨冀川:非常早期,虽然交易规模慢慢增长起来,但它中间还缺少很多东西,比如ABS的专业底层资产风控和劣后级投资,我们跟中信产业基金合作成立的青岸投资很好地填补了这一块。
 
ABS的核心是穿透底层资产对风控的把握,国外有非常专业的职业经理人去做,而中国比较缺乏。没有专业的风控,就难以吸引投资者参与。
 
爱分析:ABS市场空间有多大?
 
杨冀川:美国的证券化产品占债务资本市场的30%,中国现在只有百分之一二。目前中国ABS的底层资产中,除了消费金融,还有企业融资、地产等,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爱分析:青岸更多是投资劣后还是夹层?
 
杨冀川:其实只要有能力投资劣后级,那夹层资产就很容易找到投资人。青岸目前持有夹层、劣后级,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也是中国目前最缺的一块,是一片蓝海。
 
爱分析:投资劣后级需要从资产开发到发行全程参与?
 
杨冀川:要投资劣后级就必须全程参与,不能像优先级的投资者一样,几乎不会参与其中。青岸从最早的资产开发阶段就会介入,深度了解资产,做好风控。
 
爱分析:惠金所在哪些行业开发了ABS资产?
 
杨冀川:主要是消费金融,因为它有小额分散的特点,总体风险还是可控的。
 
其次是商业地产,因为中国这类资产体量很大。对于其它类资产,比如企业类融资,我们将逐步培养团队的能力,有计划有步骤的参与其中。
 
专业和专门是我们强调的两个关键词,其中专门指的就是聚焦。整体上,我们没有追求短期内快速上量,因为劣后级投资专业化要求高,需要慢慢建立好团队,逐渐拓展品类,成为一个综合的机构买方。
 
爱分析:消费金融资产来源有哪些?
 
杨冀川:我们目前还是比较保守,资产来源都是第一梯队的消费金融平台,这块业务也是刚刚开始,建立团队能力都需要时间。
 
爱分析:发行ABS要提供增信?
 
杨冀川:这个要看资产的具体情况。之所以需要增信不一定就是因为资产质量差,更多是因为买方对一些资产看不清楚。目前很多买方机构团队有限,不可能投入太多的资源去深入了解底层资产,而这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爱分析:将来ABS资产是否会提供给个人用户?
 
杨冀川:目前ABS的客户全部都是机构,没有个人。
 
爱分析:蚂蚁金服等其它机构也可能会按青岸的模式做?
 
杨冀川:我觉得有新的玩家加入是件好事,国内开发、分析并投资ABS的公司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对买方来说,有竞争是好事。现在青岸在投资过程中,也会去找第三方机构跟我们一起参与。
 
爱分析:ABS劣后投资对团队的依赖很重?
 
杨冀川:初期的团队建立很重要,但到一定阶段以后团队成员不可避免存在流动,这时我们长期建立的品牌优势就会体现。
 
在塑造品牌的过程中,我们非常强调系统作战能力。拆开系统的每一环,都能在市场上找到类似的竞争者,但组合成系统就不是谁都能做的事。
 
 
 
产品能力是核心
 
爱分析:惠金所和其它理财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有何不同?
 
杨冀川:很多理财平台的精力主要集中在打造销售平台上,从各类渠道获取资产,放到自家平台上展示。中间既不做风控,也不做产品结构设计,是一个通道的角色。
 
惠金所最突出的是产品能力。我们把中间这层的产品做好以后,很自然就能延伸到资金和资产两边。
 
爱分析:产品能力的核心要素有哪些?
 
杨冀川:最先进的理念,金融逻辑,还有最先进的业务模式。比如ABS,我们在陆金所的时候,早在2013年就开始做投行业务,那时业内很少有人做,门槛也比较高,是个技术活。
 
做了两年之后,我们发现很多比较小的公司都已经参与进来了,且做得都不错。那时我们就认为这块业务已经不是一个技术活,已经没有门槛了。如果继续做投行,我们很快就会失去优势。
 
现在我们跟中信产业基金合作,目前专注于个人零售资产或消费信贷资产的PRE-ABS、ABS夹层和劣后级投资,这在行业内是比较前沿的。
 
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永远比市场上的玩家快半步。同样是ABS,但我们已经不用原来那种方式做了,而是采用青岸的方式。从风控到产品结构设计,再到发行,全程参与,然后投资劣后级。
 
爱分析:产品能力怎么建立?
 
杨冀川:首先它离不开人,如果团队有最先进的金融理念和丰富的市场从业经验,那么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
 
另外一个就是落地,有些公司的理念和我们差不多,模式也是类似,但我们的团队有很强的执行能力,而这些很多都是体现在细节上。我们整个资产团队规模约200人,管理的AUM近250亿,在行业是比较高的。
 
爱分析:产品能力的建立主要依靠持续的资金投入?
 
杨冀川:简单的砸钱不一定就能砸出一个好团队。聚拢一个好的团队,除了工资,还有品牌和成就感等因素,这个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们的核心成员已经在一起共事好几年,大家在一起相互信任,沟通成本很低。
 
追求健康增长率
 
爱分析:惠金所机构业务的收入方式是什么?
 
杨冀川:服务机构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作为销售中介,只是充当财务顾问的角色,从中收取承售费用。
 
劣后投资和FOF等资产管理业务,主要是按AUM计算收入。
 
爱分析:ABS优先级给客户提供的收益率在什么水平?
 
杨冀川:这依资产不同而有所差异。如前段时间阳光的保单质押ABS,收益率5.2%。
 
爱分析:今年有什么财务上的目标?
 
杨冀川:长远来看,盈利是我们的第一目标,但不会选择盲目扩张。我们的做法是控制风险,然后培养团队和能力,在资产规模和客户数量方面,有一个健康的增长率就行。
 
拥抱监管趋势
 
爱分析:未来理财端监管趋严对惠金所有什么影响?
 
杨冀川:我们的资金本来就有很多来自机构。截至今年9月份,惠金所总发行规模550亿,其中80%以上资金来自机构。
 
我们的战略并不是通过砸流量来实现短期冲量,培养资产管理能力一直是我们的重点,同时把资金渠道多样化。这种能力在强监管背景下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觉得目前的监管环境对我们是利好。
相关阅读: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