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掉的性命 这些疼痛我们不能再忍了

“忍”掉的性命 这些疼痛我们不能再忍了

8月15日凌晨,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赵永芳突发急病不幸辞世,年仅39岁;仅仅过了一天,8月16日上午,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推拿科主任医师、上海市中医药研究院推拿研究所所长程英武教授在门诊工作时突发急病去世,年仅49岁。

赵永芳研究员(左)、程英武主任医师(右) 

39岁的归国女科学家、49岁的医学专家,都是大有作为的年龄,都是业内顶尖的翘楚,生命戛然终止,在默哀遗憾的同时,相信很多人像小编一样无奈又无助:猝死为什么离我们越来越近? 

“累”垮的身体,“忍”掉的性命

根据目前的信息,赵永芳、程英武两位教授的死亡原因可能均为“心源性猝死”。而从他们身边亲友的描述中,我们不难发现这样的共同点:

第一,太“累”。

“没想到她为了工作把身体累成这样”——赵永芳的邻居和同学都表示,虽然在她能力超群、成果显著,但是由于和丈夫分居两地,既要照顾年迈的父母,又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工作强度和生活压力可想而知。

而作为研究所负责人,临床、科研、教学对程英武教授来说一个也不能落下,“一般他半天门诊4个小时可以看16~17个患者,其间还要帮患者推拿,经常看不完”、“指导学生论文有时候一段文字一句话地批注,比学生写得还多”、“经常加夜班写材料”……

第二,能“忍”。

如果说忙和累是定时炸弹,那么忍耐、不服输则是导火索。在同学眼里赵永芳的印象是“又是带孩子又是忙工作,很忙碌很累,但是精神很不错。”可这不错的精神,背后恐怕是一次次地咬牙坚持、扛下重担。

程英武教授更是疲劳作战。同事反映,由于刚出差讲课回来,程教授看上去很疲惫、表示身体不舒服,但为了不轻易停诊让患者白等,他还是坚持出门诊。

——重重压力,累垮了精英们的身体。而靠意志力强迫疲累的身体继续坚持,终将生命逼到绝境。 

呵护心脑,8种不适不能“忍”

生命只有一次,一旦失去,再强的能力、再多的理想都瞬间瓦解。当身体健康亮起红灯时,请即刻引起重视,不要抱着“忍一忍”、“扛一扛”的侥幸心理,让悲剧一次次重演!特别是下面的几种不适,极有可能是心脑血管疾病的报警信号,稍有不慎便会危及生命。

突发胸痛

胸痛是冠心病心绞痛、急性心肌梗死的典型症状。疼痛部位多在心前区或胸骨后,通常为剧烈、紧缩、压榨性的疼痛,好像有重物压在胸口上一样透不过气,出冷汗,伴窒息感或濒死感。

颈肩部僵疼

脖子酸、肩膀疼,很多人想当然地以为是电脑用多了引起的。殊不知,心肌梗死等引起的疼痛会通过神经反射区放射到其他部位,如左肩、左上肢、颈部、颌部、上腹部等。

牙疼

“牙疼不是病?”错!同样的道理,心脏引起的疼痛也会放射到牙齿、下颌等部位。既往有心脏病、“三高人群”、长期吸烟喝酒的人尤其要警惕。

突然眩晕

不明原因地出现眩晕,感觉天旋地转、好像要扶住什么东西才能站稳时,请尽快就医。除了眩晕症,这也可能是心脏疾病或心律失常的一种表现。

莫名恐惧感

无缘无故出现强烈的焦虑或恐惧感,伴有胸部紧迫感或隐约胸部不适时,可能也与冠心病或其他心血管疾病相关。特别是这些症状在活动时出现、休息时消失时,“嫌疑”更大。

背部撕裂样疼

后背突然出现难以忍受的撕裂样、刀割样剧痛;疼痛可随着心脏跳动一样,“一下一下的”,并可向上下放射至头部或下肢等部位。要想到一种危险的致命性疾病——主动脉夹层,立即送往医院。

剧烈头痛

除了常见的偏头痛,严重头痛还可能是脑血管的问题,如脑动脉瘤、脑出血等,需要紧急处理。这种疼痛常被患者描述成“一生中从来没有过的剧烈头痛”。

小腿烧灼肿胀

腿疼伴有浮肿、烧灼感,可能意味着深静脉血栓形成(DVT),一旦发生血栓脱落,便可能随血液流动到肺部,造成严重的肺栓塞。术后卧床、长时间乘坐汽车或飞机、肥胖等,都是危险因素。

面对猝死,我们能做什么?

然而身不由己,很多人还在拼着、还在累着,我们的心脏仍然岌岌可危!

当身边的人遭遇心脏骤停,立即进行胸外心脏按压,或许能将生命的损失降到最低。对非专业人员来说,这是心肺复苏中最重要的一环。

当身边的人突然倒地,作为旁观者的你,请伸出援手,尽早开始胸外心脏按压:

操作方法

跪在患者一侧,双手掌根部相叠、手指交叉相扣,掌根部置于胸部中央双乳头连线的中点处,手臂伸直,连续用力快速垂直按压,频率每分钟100~120次,按压深度5~6厘米(儿童和婴儿要达到胸廓1/3前后径,大约相当于婴儿4厘米,儿童5厘米)。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