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称特朗普面临棘手挑战:亚洲离心中东乱如

美媒称特朗普面临棘手挑战:亚洲离心中东乱如麻 无限挑战歌谣祭

  参考消息网站11月10日报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月5日发表题为《下任美国总统将面临一个麻烦四起的世界》的文章,作者为妮科尔·高埃特与埃莉斯·拉博特,编译如下:

  在一场你死我活的激烈竞选运动之后,下一任美国最高指挥官将继承一个面临着几十年来最棘手外交政策挑战的世界。

  总统时局值班室的会议将聚集世界各地的热冲突、冷冲突和正在酝酿之中的冲突,而在此时此刻,俄罗斯和中国谋求更大的国际影响力,网络攻击变得越来越具有破坏性,美国的长期盟友对华盛顿的支持忧心忡忡。

  在中东,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冲突正在重新点燃宗派紧张局势,并向整个区域和欧洲发送破坏稳定的难民浪潮,而难民潮的存正在改变这些地区的政治动态。

  由于不可预测的朝鲜领导人正以惊人的速度提升其核武库,亚洲正在触发警报。中国正在南中国海挑战美国的力量,而俄罗斯正向北约大门口部署具有核能力的导弹,并在叙利亚反对美国。

  有可能的“早期挑战”

  “我预计会有早期挑战。”美国捍卫民主基金会执行董事马克·杜维茨说。

  杜维茨预计,在伊朗问题上美国会面临“强有力的挑战”,并表示新“政府将必须准备完整的反应方案”。

  其他分析人士也预测会有来自欧洲和亚洲的早期考验。在俄罗斯,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对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没有好感,他认为正是克林顿在2012年煽动了针对他的抗议活动。关于朝鲜的记录显示,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前或者之后的一个月它有可能会有挑衅行为——导弹发射或者核试验。

  车维德曾是乔治·W·布什总统的首席朝鲜问题顾问,现任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高级顾问。他说:“朝鲜人肯定会挑战下一任美国政府。”

  车维德和其他人表示,朝鲜是美国下一任政府面临的最艰巨挑战之一。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9月份进行了第5次核试验,标志着他积极追求核武器,寻求能够把核弹头打到美国大陆的导弹能力。

  奥巴马政府的保持战略耐心的政策(包括制裁、国际孤立和艰难的会谈)没有能够制止朝鲜。“(让朝鲜)放弃核能力的概念,无论是什么,都无望成功。”国家情报局局长詹姆斯·克拉珀在10月份承认。

  “这个问题比8年前糟糕得多。”车维德说。他表示,这将需要下一任政府采取果断的措施。

  与中国爆发冷战?

  车维德表示,对朝鲜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将很可能会惹怒中国,因此“它更可能像是与中国在该地区爆发冷战”。

  北京正在越来越多地利用其军事实力来强化其对南中国海争议水域的主权声索,美国则坚持认为,这些水域应该继续对国际航行开放,并且得到和平解决。

  克拉珀在外交学会发言时指出,中国在包括太空在内的许多方面都有“广泛的军事现代化方案”,他认为中国在太空方面的发展“既令人不安,又令人印象深刻”。

  一位前任高级政府官员表示,下一任总统将必须与这样一个中国打交道,即“感觉就像是他们的时代”,并打算利用像20国集团这样的机构来挑战美国在全球秩序中的领导地位。下一任总统的挑战将是,在应对北京的咄咄逼人的同时寻找共同点。

  下一任总统还必须重振与亚洲的关系。在亚洲,像韩国这样的核心盟友正在经历政治动荡。美国在亚洲一些地方要做一些修复性工作,例如在菲律宾。怒气冲冲的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似乎正在让他的国家远离华盛顿而投向北京。

  美俄紧张局势加剧

  华盛顿与莫斯科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了,因为在过去8年间,普京大力压制美国的全球力量,“吞并”克里米亚,在东乌克兰维持低烈度冲突,威胁北约在波罗的海地区的盟友,支持美国反对的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

  普京已经远离军控以及与美国达成的不扩散条约,威胁在华盛顿的北约盟友波兰和立陶宛后面的加里宁格勒部署可用于搭载核武器的导弹。俄罗斯还在美国竞选期间对民主党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网络攻击。

  “一年前我会说,这一关系是自从冷战结束以来最糟糕的,但现在变得更糟了。”乔治敦大学欧洲、俄罗斯和东欧研究所所长安杰拉·斯滕特说。

  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凯南研究所所长马特·罗坚科西说,随着紧张局势加剧,沟通渠道崩溃了,这种情况很危险。罗坚科西说,下一任总统面临的风险之一是,俄罗斯在诸如格鲁吉亚、乌克兰和摩尔多瓦等国家利用冻结冲突来施加影响,但是这些冲突“可能演变成战争”。

  俄罗斯也在中东拉拢美国的传统盟国。在华盛顿在该地区的关系严重紧张的时候,俄罗斯则在积极拉拢埃及和土耳其。

  一些阿拉伯国家(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和也门)已经四分五裂,而其他一些像埃及这样的国家也是问题重重。诸如“伊斯兰国”、“沙姆支持者”组织和“基地”组织等跨国恐怖团体正在填补权力真空。与此同时,伊朗继续支持该地区的恐怖主义集团。

  继承一个混乱的中东

  总之,下一任总统将继承一个克拉珀称之为“一团糟”的中东。

  克拉珀说,在过去八年中,美国在该地区的关系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将需要重建。

  曾与美国合作的专制领导人,无论是友好的还是对抗性的,都已被清除或者成为敌人。奥巴马总统和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个人仇恨使得美以关系紧张。

  奥巴马不愿武装叙利亚的温和派叛军,并且决定不对叙利亚政权使用化学武器执行“红线”,从而激怒了美国在海湾地区的传统盟友。

  美土关系遭到损害

  美国与北约盟友土耳其之间的关系也遭到破坏。最近,土耳其政府指责一名美国居民在7月份策划了政变企图,并希望华盛顿引渡他。到目前为止,美国一直拒绝这样做,从而加剧了土耳其对美国的不满。在此之前,土耳其已经对美国支持下的旨在将“伊斯兰国”从伊拉克赶出去的军事行动感到愤怒。

  土耳其仍然坚决反对美国在叙利亚与库尔德人武装的合作。安卡拉称,这些武装与恐怖分子有联系,但华盛顿认为他们是当地最有效的战斗力量。库尔德问题将成为下一任总统面对的许多问题之一。

  叙利亚和“伊斯兰国”

  俄克拉何马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乔什·兰迪斯表示,叙利亚问题将是下一任总统面临的艰难考验。

  “在叙利亚将支持谁的问题上,我们必须要作出一些艰难的选择。”他说。“如果我们支持库尔德人,我们就疏远了土耳其人。如果我们支持土耳其人和叛军,我们就不得不升级与俄罗斯的冲突。”

  下一任总统也将必须面对“伊斯兰国”和其他极端主义团体的威胁,这些组织已使得叙利亚成为他们的孵化器。克拉珀说,“在未来很长时间内,将需要美国来压制这些极端主义运动。”

  克拉珀说,“伊斯兰国”历来具有“韧性和灵活性”。他说:“当我们最终把这个恐怖组织从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现有据点赶走时时,它很可能变成其他东西,或者其他类似的极端主义团体将会产生。”

  这种跨国威胁和其他威胁将需要第45届美国总统与其他国家密切合作。最紧迫的问题之一是围绕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在网络空间中的一系列入侵行为。一位前奥巴马政府负责网络问题的官员说,这些挑战是如此之新,以至于下一任总统将必须与其他国家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合作来定义一些术语。

  “问题将是,它是网络战,还是网络犯罪或者网络间谍,你如何回应?什么是对等回应?”该官员说。“对于国家安全部门的人士来说,这些都是新问题。”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