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军事:那个兵,请继续向前! 雨雪袭中东部

荔枝军事:那个兵,请继续向前! 雨雪袭中东部

 

  邀您倾听每一名水兵的故事

  ▽

  说实话,老谢是个好兵。

  去年大雪,部队通信突然中断,查明问题要抢修光缆。山石坚硬,又没有专业工具,常常是一镐敲下去,仅出现一个小白点。为了赶工,老谢手上的血泡破了又磨、磨了又破,铁镐被他手上的鲜血染得殷红,但他自始至终一声不吭。

  今年过年,营区里下水道堵了,粪便、污水、杂物混合发酵,气味刺鼻难闻。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犹犹豫豫不敢上前,是老谢最先跳进坑里,一锹锹往外清理杂物,大家才参与进来,疏通了下水道。

  我刚分配下连的时候,很多用具在还没寄到的包裹里,老谢往我怀里塞了好些东西,才让我在山中没真变成“野人”。……

  “是走是留,我这心都委屈啊!”

  他一句话,说得大家心惊胆战,也说得大家坐立不安。只有他,也只有脱了军装的他,才敢往嘴里灌得那么肆无忌惮,才敢往外说得那么口无遮拦。

  他自顾自地夹了颗花生米放进口中,细细嚼了十几下,才开口——“但不管咋说,都怪我自己。”

  听了这话,我们面面相觑,好似蓄力良久的拳击冠军突然一拳打空,摇摇晃晃说不出来的难受。

  “其实你们不用安慰我,我心里明白着呢……”是啊,他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他刚来单位没多久,台风天抢着去修天线,防护设备穿戴不规范就往上爬,从铁塔上一脚踩滑、差点把大家吓死的模样,他肯定不会忘;

  大队使命任务转变,官兵专业转换融合,大家学了半年都达了标,他却还在理论及格线上挣扎,那些难受,他肯定记心底;

  他如数家珍的老伙计,早已逐渐毁坏、慢慢淘汰,他还没研究明白的新伙伴,却在战友手下服服帖帖、运转自如,那份羡慕,他肯定不曾忘。

  部队改革,进退走留都要根据战斗力生成的需求来决定,老谢不是不知道,只是要他脱下这身军装,他舍不得!

  “排长,我真的很想留下来,但是我更知道,部队不要吃干饭的,我应该把机会让给那些有能耐的人……”喝得面红耳赤的时候,老谢抱着我哭得昏天暗地。

  我们都知道,没能留下,是他主动选择了放弃。

  多少人劝他,做他工作,替他分析,权衡利弊,但他始终沉默,不言不语。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吃不了苦,并不是没勇气,也不是没志气,只是努力了许多次后,明白了这么个道理——他需要部队,部队却不需要战斗力只有“五”的自己。

  他曾用文字赞美军旅,可是赞美却没能继续转化成战斗力;他曾用诗词记录时光,但诗词却没能拉高他的专业成绩;他很努力,但始终赶不上队伍的他,跌跌撞撞,像个蹒跚学步的孩童,又像瘸腿独居的孤狼。

  哭得累了,老谢沉沉睡去。我们扶他躺到床上,看着他眉头皱紧的样子,相顾无言。

  第二天,老谢走了,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把他送上火车。临行前,他在月台上敬了最后一个军礼,就转身进入车厢。

  老谢想回家开咖啡店,一边工作一边准备成人高考。他说,努力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大器晚成,自从当了兵,他就知道自己必须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兵,不管要多久、不管在哪里。

  部队是个大熔炉,他虽然没能锻造成适合部队的人才,但我仍然对他充满期待。因为我知道,他在前进的路上,没有停下。

上一篇:长城设计总监皮埃尔离职 常委财产公示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