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的功能取向

  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的功能取向

  要点提示

  ●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多代并存、迭代孕育、动态演进、融合发展,是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时代背景,也是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建设的历史方位。

  ●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各战略方向、各安全领域面临多样化现实和潜在的局部战争威胁,要求我军必须摒弃平面线式战、传统地面战、国土防御战等旧模式,加快向联合作战、全域作战转变。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对强国强军的时代要求,“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这是适应战争形态加速演变的时代要求,深入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瞄准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战略抉择。其中,对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功能取向的把握,极大影响着体系构建的目标、方向和质量。

  抓住时代机遇,以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为历史方位

  作战体系是战争的物质基础,与战争形态紧密关联。当今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在孕育兴起,一些重大科学问题的原创性颠覆性突破正在开辟新前沿新方向,促使人类社会向智能化快速转型,战争形态向智能化加速演变。当前,我军正处于机械化信息化复合发展阶段,机械化尚未完成、信息化深入推进,又面临智能化军事革命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新时代为我们实现创新超越、快速发展提供了难得历史机遇,也为我军作战体系建设实现跨代超越、弯道超车提供了难得历史机遇。

  新时代新起点,需要确立新的坐标系。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多代并存、迭代孕育、动态演进、融合发展,是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时代背景,也是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建设的历史方位。应准确把握战争形态演变的历史进程,准确把握机械化信息化复合发展的历史阶段,准确把握智能化战争带来的历史机遇,坚持把军事智能化建设摆在优先发展位置,以智能化引领带动机械化信息化,在智能化建设全局中统筹机械化信息化,在智能化进程中完成机械化信息化发展的任务;注重搞好军事智能化发展的顶层设计,研究制定军事智能化发展战略纲要和路线图,明确智能化发展的关键领域、核心技术、重点项目和步骤措施等,加快军事智能化作战体系建设进程;尽快在深度学习、跨界融合、人机协同、自主操控、神经网络等关键技术上取得重大进展,提高先进科技力物化为先进武器装备的能力,为构建现代作战体系提供物质条件。

  突出体系对抗,以打造联合作战和全域作战能力为核心指标

  信息化局部战争,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基本形式,网络支撑、信息主导、体系对抗成为主要特征,战斗力生成模式向基于网络信息体系转变。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地缘战略环境仍然复杂,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各战略方向、各安全领域面临多样化现实和潜在的局部战争威胁,同时随着国家利益的拓展,海外利益安全问题日益凸显,要求我军必须摒弃平面线式战、传统地面战、国土防御战等旧模式,加快向联合作战、全域作战转变。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这是对新时代我军作战能力的新概括,也是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建设的核心指标。应积极探索现代战争特点规律和制胜机理,前瞻设计未来作战行动模式、力量运用方式、指挥协同程式等,为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提供先进理论支撑;按照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适应联合作战指挥新体制、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突出网络信息体系这个核心支撑,打造能够生成强大联合作战能力的作战体系,充分发挥诸军兵种作战力量整体威力;着眼妥善应对各战略方向、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确保我军可靠遂行各种作战任务,打造能够生成强大全域作战能力的作战体系,实现陆海空天电网多维战场、多域战场的整体联动。

  着眼现实威胁,以形成对敌非对称作战优势为战略指向

  当今世界,国际形势正处在新的转折点上,大国战略博弈呈现新态势,围绕国际和地区秩序主导权的斗争空前激烈。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阴魂不散,一些国家加紧对华防范和遏制。我国地缘战略环境日趋复杂,存在多重不稳定因素,面对多方向安全压力,我海上安全环境日趋复杂等,这些都使得国家安全面临的危险和挑战增多。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