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双杰”兄弟兵的笑与泪

  中新社俄罗斯楚戈尔9月14日电 题:“文武双杰”兄弟兵的笑与泪

  中新社记者 李纯

  “我叫胡聪杰,来自河南滑县,今年28岁,在此次‘东方-2018’战略演习中担负突击车射手任务。”接受采访时,胡聪杰笑着介绍自己,可当记者向他转达弟弟胡闯杰的问候,他却用手捂住泪眼、低下头去,半晌无语。

  中国军队参加的“东方-2018”战略演习,13日在俄罗斯后贝加尔边疆区楚戈尔训练场进行了联合战役实兵演练和沙场检阅。在中方参演部队里,中新社记者发现了一对年龄相差两岁的亲兄弟,笑与泪成为他们此番参演经历的共同回忆。

  钻进轮式突击车内狭小的空间,记者见到了头戴坦克帽的胡聪杰。作为突击车炮长,他是车内4名载员中搜寻瞄准目标、按下炮弹发射按钮的人。“像天空一样,非常敞亮。”他这样形容炮弹击中目标瞬间的心情。

  这是胡聪杰第一次出国参加军事演习,“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实战化标准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突击车要在半地下的掩体内装好弹,开到射击平台上进行瞄准射击,然后再回到掩体内装弹,再上去打弹,避免暴露目标。”

  有趣的是,这位解放军陆军第七十八集团军某旅装甲突击车连的班长还兼任部队文书一职。喜欢读书看报的他注重理论学习,多次参加各级组织的军事知识竞赛,获得集团军“理论之星”称号。

  胡聪杰的父亲和叔叔都是军人,也许是受到家庭的影响,他在2010年从警校毕业后报名参军。在体检现场,他“偶遇”了自己的弟弟胡闯杰,不谋而合的兄弟两人成了同一个旅的同年兵。“那时候才知道,我哥当兵我也当兵,就是一个巧合吧。”胡闯杰说。

  人如其名,胡闯杰的成长轨迹与哥哥不大相同。凭着一股闯劲,这位装甲步兵连班长将自己的专业从步战车车长改为了侦察兵,并获得原沈阳军区“侦察特战精兵”的荣誉。

  “训练要苦、要严很多,标准也很高,还要有更好的心理素质。”回忆起训练的点滴,胡闯杰说,他们在深水中训练武装泅渡课目时,稍有停歇就可能沉入水中。“以前在家里不会游泳,到部队现学的,学了一个多月就开始下水进行课目训练。”

  与哥哥一样,胡闯杰也是第一次到境外参加演习。2015年,他本有机会代表中国军队赴俄罗斯参加特战比武,但在国内最后一次考核中不慎摔伤。“医生跟我说小腿粉碎性骨折,要做手术。当时一下子懵了,愣了有十多秒,眼泪一下子流出来。”

  胡闯杰说,今年是他服役的最后一年,此次来到俄罗斯也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出国参加军事演习。“可以圆梦了”,话说至此,他的嘴角上扬。

  同在国外参加演习,同在一片训练场,兄弟二人却没顾得上见一面。短短14天里,中国军队共完成28个列车梯队、3个空中梯队的装卸载和跨境输送任务。到达演习地域后,中俄两军参演官兵又多次进行作战协同和实兵演练准备活动。

  胡闯杰说,他想对很久没见的哥哥讲三句话:“第一,要为祖国、为自己争光。第二,无论多么苦多么累,都要咬牙坚持下来。第三,国外的气候可能会不适应,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

  “确实是他的性格,很暖心。”听到记者代为转达的话,胡聪杰叹了口气,泪光在眼中一闪。他扭过头去、俯下身,用手捂住双眼,半天才说出话来。“从小一直都担心他,通过这几句话感觉,他长大了。”

  或许是应了父亲胡双军的名字,兄弟二人双双步入军营,也或许是应了自己的名字,这对一文一武的军中双杰在同一片天地中展开了各自不同的军旅人生。相同的是,这次“笑与泪”的参演经历将成为兄弟俩绿色军营中的共同回忆。(完)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