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战争” 迎接算法决定战法的时代

  迎接算法决定战法的时代

  引言

  自海湾战争以来,面向信息化战争的战法创新如火如荼,从战术研究到战役研究,甚至到战略博弈研究,涌现出“目标战”“瘫痪战”“点穴战”“机动战”等一系列新概念,但这些战法能否成立,不只是看思路和组织是否可行,更重要的是看是否落实到能让计算机执行的具体算法上来。

  “互联网+”推动战争进入大规模计算阶段,计算从基础部件跃升为核心部件

  技术决定战术,技术革命决定战术革命。与机械化及其之前的技术革命不同,信息化战争在以制导武器为特征的硬件革命进入稳定状态之后,正在“互联网+”冲击下,在以大数据、云计算为标志的软件革命中,更深刻地推动作战方法大变革,从而内在地改变从战术到战役的基本面貌。

  战场情报依赖大数据分析,数据挖掘算法决定知己知彼。情报是战略、战役、战术共同的基础,情报优势是战争的最大优势。随着大数据技术的发展,零散而海量的信号、数据成为战役战术情报新的起点,处于辅助地位的统计分析跃升到主导地位的大数据分析上来。美军《大数据倡议》指出,要开发巨量而复杂的数字信息提高指挥官获得情报的能力,但进行大数据分析的成败在于设计数据挖掘算法。正如海豹突击队奇袭拉登的小行动,一天产生的数据就达几十T,实践说明,今天美军信息化已经发展到了没有大数据分析就打不了仗的地步。

  一体化作战实质是集成计算,联合作战走向软件一体化而非硬件一体化。说到底,未来一体作战是靠兵力规划算法统一生成的。伴随软件革命成为信息化的龙头,信息化战争胜出机械化战争的新的阶段性特征就是一切战斗计划、战役计划和战争计划都需转向计算机生成上来,其本质就是算法生成战法。今天,军事信息革命进入软件主导的新阶段,传统逐级分解的战役计算转向一次性集中统一的计算,用以组织精准战役计划。分散的小规模计算转向集中的大规模计算,这是一体化的实质。所有互联互通、要素融合的目的是让跨军种的兵力、资源和信息进入统一的兵力规划,也就是说,建立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的意义在于纳入统一规划范围的兵力不断扩大,统一兵力规划算法的效力随进入体系数据库的内容增多而增长。战役决心是否落实到规划兵力的大规模计算上来,这是评价是否成为信息化军队的可能标志之一。战役筹划经过人工计算、计算机辅助计算阶段,正在进入人工干预的自动计算新阶段。

  体系运行靠云计算,信息栅格之上的分布式算法决定作战体系的强弱水平。信息化作战讲效率效益,情报获取和作战计划的效率效益决定着战场效益,而其自身也受基础环境——网络的效率效益所支配。因此,软件革命推动战法革命,这不仅体现在推动情报分析和作战计划建筑于大数据分析和集成计算之上,也体现在推动信息化战争的基础平台即网络的运行进入云计算时代。美军网络中心战的兴起,就是根据大空间分散状态下互联互通的作战环境,利用军事信息栅格将云计算发展成为实现兵力流、资源流和能量流效益最大化的各种信息服务,而这些服务又是由服务性质的算法所决定的。典型的路由优化选择算法、资源优化分配算法、信息搜索算法为作战体系的运行提供高效率的服务支撑。这是机械化战争战役筹划和战法研究所无法想象的。

  体系对抗从信息主导迈向算法决胜,自动化交战导致智能化战争

  战场决胜关键之一在于谁的作战体系缺陷先被对方发现并加以利用。因此,发掘和利用敌人作战体系缺陷是战法创新的着眼点,而这越来越不是人力所能及的,越来越多地需要仰仗算法来实现,算法创新是推动战法创新的最强基因。

  算法设计引领人-机结合的战法创新。从拿破仑时代炮兵的弹道计算到信息化战争全域多维的战法设计,对思维复杂度和思维广度的要求已经超越指挥员和参谋群体的大脑容量。美军一直在致力于用人-机结合的方式,让具有普通智商的指挥员创造出隆美尔、朱可夫、巴顿这些睿智将领的战法杰作。现在看来,所谓信息化军队某种意义上就是通过算法在广大空间,甚至是全域多维空间里搜索出若干条绝妙的突击路线,比再精明的将领都要细致百倍,因为这是机器在穷遍所有人能想到的可能后做出的选择。计算机算法越来越多地替代人的大脑,反过来则不行,人的大脑越来越代替不了计算机算法。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