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快钱上瘾,他偷渡缅甸澳门,靠黑产月入过万

赚快钱上瘾,他偷渡缅甸澳门,靠黑产月入过万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木子

  来源:一本黑(darkinsider)

  原以为在黑产行业里浮沉的人,都是风声鹤唳、如履薄冰,现在才知道,并不是。

  说起盗刷,每个人都应该不陌生,近十来年,从银行卡逐渐取代存折进入我们的生活开始,与盗刷有关的新闻便不绝于耳,在搜索引擎里输入“银行卡盗刷”,众多的搜索结果中,有报道类的,如“多人中招”,有揭秘类的,如“竟如此简单”,还有惊悚类的,如“深夜异地”。

  为了近距离触摸这个行业,我联系到了一位警察朋友,在某个深夜的路边摊,他向我聊起了一正在服刑的哥们,我朋友形容这哥们是:自带佛系属性,时而段子手、时而哲学家,他不同于我们,却又是很多人的影子。

  今天,我们就来听听他的故事。

  1

  作为一个90后,黑子也是独生子女庞大群体中的一员,自小没有兄弟姐妹的陪伴,加上父母忙于养家,和年龄一同增长的,还有自己的脾气,这也造成,他没有特别交心的朋友。

  “12年职高毕业后,原本家里让我去上大学,但我觉得家里经济条件有限,而且,我也怕在大学里交不到朋友,想到四年可能会枯燥的生活,我就放弃了。”

  谈起入行,黑子说是怕吃苦,还想挣钱。

  与黑子同等学历的人,大多都抱着学历不够力气凑的想法,有的去搬砖了,有的去学技能了,理发什么的,但黑子打小没吃过苦,脾气也有些急,一想到工作难免要看别人眼色,内心就特别抗拒。

  “这世上谁不想挣钱呢,其实人人都贪,有工作的人都还想干个副业,区别在于,有些人贪但没有路子,只能安安稳稳,而有些人贪就能找到路子,空手套白狼。挣快钱的基本都是后者,我也是。”

  挣快钱会让人的欲望迅速膨胀,一旦习惯了这种状态之后,就很难再回到常规的岗位上,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在出狱之后还会重操旧业的原因。

赚快钱上瘾,他偷渡缅甸澳门,靠黑产月入过万

  2

  黑子是以三块大石头为铺垫,才走上盗刷之路的。

  2013年,话费充值远没有今天这么便捷,黑子瞅准了这个刚需,做起了网上话费充值“相关”业务。

  那时候充话费,人们大多会去街边店铺,报自己的号码,付现金并等待话费到账,而做充值业务的那些商户,是需要先在充值网站预存费用的。

  而黑子,凭借着初中时对计算机基础的喜爱而自学的一些技术,黑进这些网站,试出商户的登陆账号和密码,把商户账上的费用,转卖给别人,那时候有一类人专收话费,8折收。

  第二年,黑子的目光,转向了玩法简单、中奖率高,开奖快的时时彩。

  那个时候,玩时时彩的人特别多,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大钱大玩,小钱小玩。

  大部分情况下,黑子也给用户走正常的中奖提现流程,但碰上几个中奖金额大的,就得另寻他法了,毕竟这不是做慈善,利益高于一切,黑子的对策是删号,然后花个几十块钱换个域名,从头再来。

  时时彩做了两年之后,黑子又蹭着电信诈骗兴起的势头,转向了新的领域。

  黑子找了个106短信群发平台,群发短信,内容以冒充银行,邀请符合条件的人办理高端信用卡这一类为主,吸引有需求者点击链接,当然,这个链接也是黑子自己弄的。

  一旦有人上钩,黑子就会电话过去,略施小计,比如告知他办理大额信用卡,需要银行卡里有一定的金额支持,套出对方的银行卡号,同时,黑子会登陆一个第三方平台,比如博彩网站,输入对方的卡号,并在电话中套出对方收到的消费验证码,后面的操作你我应该都明白了。

  但由于电信诈骗太过斗智斗勇,仅半年,黑子就放弃了。

  3

  2016年中,正在寻找赚钱路子的黑子,被一个“苹果”砸中了。

  那段时间没事做,黑子经常去网吧,玩玩LOL,顺带研究一下赚钱路子。

  有一天下机后,他随便找了个饭馆吃饭,墙上的电视正巧放着一个法制节目,关于盗刷银行卡的,接受采访的警察正在介绍犯罪手法和金额,几百万呐,黑子瞬时有了心动的感觉。

  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回去之后,黑子就开始“做功课”。QQ群是个江湖,只有想不到的,没有找不到的。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