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民主思想对民粹主义的三重超越 中国青年

毛泽东民主思想对民粹主义的三重超越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QQ图片20171010104656.png

近些年来,民粹主义成为学界讨论的热门话题。在国内外,人们使用这一词语去指称各种社会现象,这使民粹主义一时成为世界性的社会思潮。在新的历史语境下,有人甚至将毛泽东的民主思想与民粹主义混为一谈,这就不能不引起中国马克思主义学界的重视。本文拟在厘清不同语境下民粹主义实质内涵的前提下,分析毛泽东民主思想对民粹主义的三重超越,以就教于学界同仁。

一、不同语境下的民粹主义

今天,民粹主义已经成为一个使用十分混乱的词语,有人用它指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策和思想,有人用它指代当今中国社会存在的仇富心理,还有人用它描述毛泽东领导的“文化大革命”等。究竟何为民粹主义?其实学界关于这个词语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它在不同的语境下具有不同的含义。

在西方语境中,民粹主义是与精英主义对立的平民主义,即对平民利益的捍卫,是一个较为含糊的非阶级性概念。但在实践中它却变成了资本用以实现自身统治意志的政治意识形态。对民粹主义,英国《不列颠百科全书》给出的解释是,一种捍卫平民利益的政治纲领或行动,通常与精英主义(elitism)相对立,以反对大商业大金融的利益为目标指向。但在资本主义国家,民粹主义通常被政客用作攻击对手的意识形态符码。贴上民粹主义的标签意味着对知识分子、对理性和秩序的否定。民粹主义甚至被妖魔化为反对大商业大金融的暴民运动,意味着社会动荡不安。由于平民、精英、理性、大商业等概念本身不很清晰,民粹主义这一概念在西方使用十分宽泛,含义是十分模糊的,有时它被用于同极权主义、纳粹主义、共产主义相提并论。

在马克思主义的语境中,民粹主义的含义是相对清晰的,它是一种非马克思主义的社会革命理论。从马克思恩格斯到列宁斯大林,再到毛泽东都明确批判过民粹主义,尤以列宁对俄国民粹主义的批判最为系统和尖锐。追溯民粹主义这一概念的起源,它首先产生于19世纪中期的俄国,当时的俄国资本主义并不发达,农奴制又出现了严重危机。在这样的国情下,一批以赫尔岑、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为代表的知识分子,主张依靠俄国农民,通过村社跨越资本主义社会发展阶段而直接建设完全的社会主义社会。他们宣扬农民是“本能的共产主义者”和“天生的革命者”,是俄国革命的主要力量。可见,马克思主义语境下,民粹主义主要是指在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中出现的,主张不依靠无产阶级而直接依靠农民领导社会主义革命,不经过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在小农经济基础上走向社会主义社会的一种思潮。民粹派的主张是非马克思主义的,列宁在批判俄国民粹派时尖锐地指出,“他们总是以真正‘人民之友’的思想和策略的表达者自居,其实他们是社会民主党最凶恶的敌人。”

在中国语境中,民粹主义一词被用得十分混乱。中国学界对民粹主义概念的使用受到西方与马克思主义双重语境的影响。毛泽东从20世纪40年代以后,先后多次批判过俄国民粹主义,主张把马克思主义和民粹主义区别开来。20世纪60年代,美国学者莫里斯 迈斯纳在其文章《列宁主义和毛泽东主义:中国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若干民粹主义观点》中率先提出了“民粹主义的影响将成为毛泽东主义解释马克思主义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的看法。在此之后,国外相继出现本杰明 史华慈、施拉姆等学者针对这一问题发表观点,他们也认为毛泽东思想中带有明显的民粹主义色彩。20世纪晚期,胡绳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关系:世纪之交的回顾和前瞻》这一文章的发表,使得国内针对这一问题产生了较为激烈的讨论。在这篇文章中,胡绳同样选择俄国民粹主义作为比较对象,认为“毛泽东曾染上过民粹主义色彩”。学界当时针对胡绳这一文章涌现出多种不同的声音,有些学者如沙健孙反对胡绳的观点,认为毛泽东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从未有过民粹主义思想;有些学者如何诚赞同胡绳的观点,认为毛泽东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犯下的错误是具有民粹主义色彩的。国内学界关于民粹主义的看法较为复杂,至少有如下几层含义,并各有体现:一是与精英主义相对的平民主义,如对改革开放以来仇富心理的看法;二是与民主相对的暴民运动与平民专政,如对中国革命与“文化大革命”的看法;三是排外的狭隘民族主义,如对文化保守主义的看法;四是不经过资本主义而过渡到社会主义的跨越论思想,如对十月革命的看法。

正是由于国内外学界对民粹主义的看法繁多,不同语境下的民粹主义含义各不相同,人们关于毛泽东民主思想与民粹主义的关系看法显得十分混乱,有必要对二者进行深入比较研究。纵观国内外关于毛泽东思想和民粹主义的讨论,笔者注意到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学者所谈论的民粹主义都是俄国民粹主义。比较毛泽东的民主思想和民粹主义,“是就它们某些独自显露出来的、相似的革命思想方法和具有某些共同的问题和困境而言的”。笔者之所以选择俄国民粹主义作为比较对象,主要基于以下几点原因:第一,民粹主义这一概念最早起源于俄国,俄国民粹主义拥有民粹主义的最典型形态。早在19世纪中后期,俄国就成为了历史上的第一波民粹主义浪潮的发生地,对后续的民粹主义产生着持久深远的影响。第二,俄国民粹主义产生时的背景与中国当时所处环境有一定的相似性,民粹主义产生时的俄国正处于农奴制危机,资本主义尚不发达,穷苦被压榨的农民占据俄国人口的大多数,一部分知识分子涌起,期待带领俄国农民做出社会的变革。而当时毛泽东思想产生发展的背景同样也是中国处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发展的薄弱阶段,面临着独立和发展的两大问题,占据中国大部分人数的农民有获取土地和改变地位的迫切需求。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重视人民、依靠人民,通过走群众路线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第三,在对待资本主义的态度上,俄国民粹主义不同于其他民粹主义,俄国民粹主义仇视资本主义,从根本上否定资本制度。而毛泽东对待资本主义的态度变化也成为学界讨论毛泽东思想和民粹主义关系的一个重要判别标准。

笔者依旧打算延续先前学界讨论,将俄国民粹主义视为比较对象,而选择毛泽东民主思想同俄国民粹主义比较的原因是:毛泽东民主思想是毛泽东关于人民思想的汇总与概括,强调重视人民、依靠人民、实现人民当家作主;俄国民粹主义推崇信仰人民、把人民置于核心诉求地位、关注人民的作用。如果就其对人民的态度上来看,很容易混淆二者。笔者试图多方面,从更宽广和更深度的层次探讨毛泽东民主思想与俄国民粹主义的不同,并针对学界质疑毛泽东民主思想包含民粹主义的声音给出自己的见解。下文我们从理论基础、实质内容、实践结果三方面分别来对比毛泽东民主思想和俄罗斯民粹主义。

二、毛泽东民主思想与民粹主义的理论基础

唯物史观和唯物辩证法是毛泽东民主思想的两大理论基石和理论源头,也正如此,毛泽东民主思想实现了对俄国民粹主义理论基础上的超越。

1.唯物史观对唯心史观的超越,群众史观对英雄史观的超越

俄国民粹主义认为俄国可以跨越社会发展的资本主义阶段,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究其背后的理论基础,是因为他们总体上是历史唯心主义,民粹主义认为:“历史只有在思维活动的影响下才会产生”,思想在社会发展中起决定作用,他们不承认社会发展的规律,“相信历史并无预定式样,并无‘脚本’”。他们否认社会主义发展要有相对应的经济前提,认为何时何地都能够建立社会主义社会。他们试图借用村社这一古老的俄国生产组织到达社会主义,带有明显的空想社会主义色彩,俄国民粹主义这种“向后看而非向前看”的方式不符合社会发展的自身规律。

此外,俄国民粹主义遵循的是个人创造历史的唯心主义英雄史观,认为英雄在历史的整体进程中处于主导的地位。他们认为“思维只有在个人身上才是现实的”,“社会的进步是靠具有批判思维的个人取得的,没有他们,肯定不会有进步;没有这些人传播进步的愿望,进步也是极不稳固的”。俄国民粹主义否认人民创造历史,将人民视为“群氓”,认为正是具有“批判思维能力的个人”推动了历史的进步。

不同于俄国民粹主义,毛泽东继承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并通过不断总结和概括中国革命与建设的实际经验,创造性地构建了独具特色的唯物史观,毛泽东的民主思想的形成也正是建立在唯物史观的基础上,因此也超越了俄国民粹主义。

“社会实践”是毛泽东唯物史观的理论基础和逻辑起点。毛泽东把实践视为人类社会产生、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并认为人类社会的实践活动具体表现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以及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这两大矛盾,这两对矛盾是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也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毛泽东认为生产力是最革命的因素、是推动社会变革的决定性力量,而是否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是衡量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是否正确的根本标准。毛泽东将民主看作“一种手段”,他谈到:“民主属于上层建筑,属于政治这个范畴。这就是说,归根结蒂,它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毛泽东将民主视为兼具政治制度和社会意识形态双重属性的上层建筑,民主必须要符合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要求。

由此我们看出,相比于俄国民粹主义强调思维的第一性、夸大人的主体作用,否认历史规律的存在,认为可以忽视经济条件通过人的努力由农村公社跨过资本主义社会关系发展阶段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这系列观点,毛泽东的民主思想认识到了实践的第一性;社会发展有其基本规律,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决定因素,当社会生产力没有发展到一定程度、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矛盾的激烈程度未足以使得矛盾爆发,社会将不会更迭。

同时,毛泽东意识到了作为上层建筑的民主,它会随着经济基础的变化而变化,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与民主政治制度的建设密切相关。中国跳过资产阶级民主这一阶段,历经新民主主义阶段的民主政治建设,投入到社会主义民主建设之中,正是这一科学理论的实践结果,它既适应生产力发展的必然要求,也符合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反观俄国民粹主义,在80年代,俄国民粹主义出现巨大危机,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俄国资本主义及其经济关系得到显著发展、工人阶级作为一支政治力量显露出来,使得民粹主义关于绕过资本主义,“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的理论受到相当大的质疑和冲击。从而我们可以看出,民粹主义的理论纲领和革命道路未能把握好社会变化发展的形势,当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在俄国开始发展时,俄国民粹主义中的空想社会主义理论便受到动摇、逐渐丧失了生命力。

与俄国民粹主义遵循个人创造历史的英雄史观不同的是,毛泽东坚持的是群众史观。毛泽东的唯物史观将人视作一切存在中的最高存在者,是作为最基本的实践活动的物质生产活动的产物。人民群众在实践中创造着历史,推动着人类社会发展前进。毛泽东指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在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中,为了适应革命的需要,毛泽东“民”的内涵是变化的,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依靠人民群众。毛泽东认为,人民群众是民主的主体,在他的唯物史观中,也充分肯定了人民群众的实践主体地位,两者在这一点也是相契合的。俄国民粹主义认为英雄在社会发展中处于主导地位,但同时俄国民粹主义的重要特征之一是信仰和崇尚俄国人民,理论基础在于相信人民、相信人民的力量。这样,俄罗斯民粹主义自身的理论体系就出现了一个矛盾。这种立场的两面性、以及从根本上否认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伟大作用使得俄国民粹主义较之毛泽东民主思想是落后的、值得质疑的。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