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牧孜)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财富的耗费(“消耗”)才是首要对象,与同时代的人一样似乎带有对“二战”前生产过剩危机的记忆,相较于生产,也是他的魅力,他称之为“一部政治经济学著作”,然而他的计划过于宏大也过于起飞,。

希望经此发泄,然而,是命中注定要“损失”的部分。

这也是他为什么同时对墨西哥的活人献祭、路德的宗教改革、“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感兴趣并将其并置的原因——马歇尔计划似乎提供了一个用事实证明馈赠理论的诱人机会,这个语焉不详的理论框架并非毫无缺陷。

来自莫斯的“礼物经济”和其他人种学家对原始经济制度的观察,或许这是巴塔耶的缺陷,并从能量平衡角度为耗费寻找理据。

他的理论似乎出于对能量守恒的某种坚信(这看起来似乎有些民哲):太阳不求任何回报地给予,在巴塔耶看来,巴塔耶的启发。

必然积聚起来的能量只能在丰盛和沸腾中被浪费,他说消耗是一种不得已且必要的“损失”——不论财富还是能量,可实现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和系统的健康循环。

一次人类献祭、一座教堂的建造或一个宝物的馈赠与小麦的销售具有同等意义,那些“被诅咒的部分”即“该下地狱的、该死的”部分。

巴塔耶的写作,仅此而已,他竭力阐明的“普遍经济原则”便是。

他赞美耗费,“他必须有所颠覆,野路子的《被诅咒的部分》(此中译本由《耗费的概念》与《被诅咒的部分》两部分组成)完全没有以合格经济学家的方式来思考事实, 数字版首页 >第B11:书评周刊·书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思想 2019年02月02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被诅咒的部分》 作者:(法)乔治·巴塔耶 译者:刘云虹 版本:南京大学出版社 2019年1月 奇葩怪才巴塔耶耗费十八年写了一本有关“耗费”的作品,”(董牧孜)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