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高层人事斗争再度升级 投资人称上市计划再

美团高层人事斗争再度升级 投资人称上市计划再延期  东北华北降温


  春节过后,美团高层人事斗争再度升级。继王兴狠手清理旧部、赶走点评系高管后,其嫡系“皇亲国戚派”分解成两派:以陈亮为首的王兴“同学帮”以及王兴妻子郭万怀的“外戚帮”,双方不断争抢地盘,甚至对融资上市也产生了明显分歧。

  这可吓坏了美团的投资者们。一位跟投美团的某VC投资总监表示,夫妻店本身就潜在风险多,此前被夫妻两个伤害的投资人比比皆是。美团临近退出期,如果发生此类“黑天鹅”事件,不知道会有多少LP中弹流血。

  狠手清理旧部后,夫妻两派疑内讧

  春节前后,美团展开第四次大规模架构调整,与之伴随的是暴风雨般的人事动荡。这次被美团员工称之为跨年大清洗的洗礼,不断重复上演着之前的宫心计。不出所料,立下汗马功劳的美团“八大金刚”大多数已被清洗出局;大众点评系除猫眼CEO郑志昊外,其他高管全军覆没。

  清洗旧部后,由王兴老婆、表弟、同学组成的嫡系接掌新政权,这些人也被美团员工称之为“皇亲国戚派”,其分工如下:王兴老婆郭万怀掌握集团财政及人事任命大权;其表弟殷志华,成为智能餐厅掌舵人;王兴的5位同学陈亮、穆荣均、王慧文、杨锦方、赖斌强,分别任职美团平台及酒旅总裁、技术高层、餐饮事业部CEO、后台高管、前美团法人。

  然而,自古皇家多乱事。各位“皇亲国戚”暧昧期未过,便开始了新的内部战争,其根源则是来自离职高管空下来的地盘。随即,陈亮等五人组成了“同学帮”,执掌美团中后台大权的郭外怀,则掌控住了财务、人事、公关等高管,两者冲突不断。

  两派最为直接的对决则是酒旅事业部的回归以及2016年底的融资失败。

  酒旅事业群回归,陈亮的“同学帮”完败?

  2015年7月,美团宣布成立酒店旅游事业群,经过多次架构调整后,陈亮成为掌舵人。当然,这位王兴的同学内功深厚,在一年半的时间内取得了不俗成绩。此后,酒旅事业群独立运营,并企图独立融资,给断血的美团输送弹药。

  然而,2017年1月,美团突然宣布美团平台与酒旅事业群合并,酒旅重回美团大本营,不再单独融资造血。一位分析师对记者表示,之所以两个事业部合并,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酒旅要借助平台导流,以便更迅速的占领酒店市场份额;另一个则是,面对携程系展开的百城大战,美团酒旅在运营和价格上并无明显优势可言,需要美团支撑。

  然而,其根本原因是两派对于酒旅是否独立融资有明显分歧。2016年底,酒旅尝试独立融资,并在香港等多地举办了路演活动,却没有融到一分钱。融资失败,是其回归美团大本营更直接的原因。

  一位酒店圈人士分析,美团酒旅事业群的线下地推基本搭建完毕,减少了大量的人力成本,佣金在8%水平是可以收支平衡的;年后,美团在杭州、长沙等多个二线城市大规模提佣,盈利成为可能。其最头疼的问题在于,携程、去哪儿网等开展了围剿美团的百城大战,把美团直接拉进了新一轮的泥沼。

  “资本市场中,往往行业排名前三的企业才有生存价值,如今携程、去哪儿、艺龙等中概股已经上市多年,这对于美团酒旅来说,根本没有价值,因此也不会有风投企业去投资”,上述投资总监如是说。

  融资失败,对于封疆大吏陈亮来说,无疑是重头一击。然而,郭万怀则更倾向于酒旅事业群的回归,以便掌管更多的实权部门。

  “夫妻店”是地雷,上市或再延期

  原本王兴负责整体和战略布局,郭万怀掌握集团财政及人事任命大权,一个主内,一个主外,看似合理的搭配,如今却变成投行眼中最大的隐患。

  事实上,“夫妻店”对于投行圈子来说十分可怕,被夫妻两个伤害的投资人比比皆是。如,中国巴菲特赵丙贤离婚案、钢铁大王杜双华离婚案、蓝色光标董事孙陶然离婚案、赶集网总裁杨浩然离婚后财产纠纷案、土豆王微离婚案等待,经历过太多坑的投资人,很难放心将钱交给这样的企业。

  在投资人眼中,“夫妻店”最可怕的两个问题在于:一,内部管理容易不规范,流程不透明公正,任人唯亲和奖罚不公;二、集权度高,难以放权和创新,高素质人才往往留不住、进不来。这两点对于美团来说,基本都存在着,也就加大了投资人对美团的担忧。

  事实上,随着美团夫妻双方两派的斗争不断升级,美团上市计划更是如履薄冰。上述人士直言,一部分前期投资人已经到了约定退出期,美团要么进行新一轮的融资,要么则要争取尽快上市。但目前来看,尚未达到上市最好的条件,美团上市或再度推迟一年左右。

  然而,投资人已经等不起了,不管夫妻双方如何“内斗”,美团势必要给投资人交上一份对赌的答案了。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