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再现人事变动 原光大银行资管部副总经理潘

 资管再现人事变动 原光大银行资管部副总经理潘东转正 临沂党建

  12月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消息人士处独家获悉,11月13日,原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潘东已被正式任命为总经理,原总经理张明翱赴光大控股,但张明翱的去向未获得官方确认。

  银行资管圈人事又一变化。对于部署“万亿资金”投向的银行资管部主事人,这一年并不容易,而未来之路亦是充满挑战。

  12月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消息人士处独家获悉,11月13日,原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潘东已被正式任命为总经理,原总经理张明翱赴光大控股,但张明翱的去向未获得官方确认。

  另外,今年又一“副总升总”发生在农业银行。原农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张立林赴任建设银行副行长,原副总经理彭向东出任总经理。

  去年一整年,从国有大行到股份行,银行资管圈发生了诸多人事变化。

  事实上,张明翱出任光大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才不到一年半时间。去年6月,光大银行首任资管部总经理张旭阳正式入职百度出任副总裁,同月15日,光大银行内部发文,正式任命当时光大无锡分行行长张明翱接任资管部总经理。根据公开资料,张明翱曾担任光大银行中小企业部副总经理,自2013年正式出任无锡分行行长。

  此次升任资管部总经理的潘东是一名“老光大”,且是国有大行和股份行中为数不多的资管女将,行事风格干练、高效。

  在今年9月末光大资管2017债券市场研讨会上,潘东表示,光大资管围绕固定收益、结构化投融资、权益三条主线服务实体经济,将在权益投资板块上线面向上市公司的服务计划“资汇”。

  光大资管部另外两大投资主线,债券投资是固收类的主力配置,占比前三的分别是定向工具、金融债和中期票据,行业分布以城投、金融、工业、公用事业、材料能源为主。而包括非标、夹层融资和产业基金、股债混合工具等在内的结构化融资部分规模保持了稳定增长。

  光大银行曾发行国内商业银行第一只人民币理财产品、第一只人民币结构性理财产品。同时,光大也是国内最早(2009年)使用MOM(管理人的管理人)模式进行投资的银行之一。

  据潘东在8月“2017年中国资产管理年会”上的介绍,2009年正值私募机构刚刚开始崛起,光大银行彼时选择了九个私募管理人组合成产品。七年以来,组合中业绩最好的私募加权的收益率有200%多,平均的波动率只有市场波动率的一半,跑赢业绩基准200%多;最差的也能超越指数20%以上。

  截至2017年上半年末,光大银行理财产品余额为1.26万亿元,同比下降了7.4%。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银行理财经历了自诞生以来的首次规模下降。“监管大年”下,年初银监会下发“三三四”专项检查文件,其中明确列出“理财空转”做法,要求银行整改;此外,财政部整治地方政府违规负债和严格规范PPP,也对银行理财的一大投向产生了较大影响。

  而悬在银行理财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可以说是央行协同三会和外汇局制定的大资管统一监管办法。11月17日,《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意见征求稿)》(下简称《意见稿》)终于面世,多名银行业资管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均表示,“靴子”终于落地,不管文件具体内容如何,能够出台意味着资管行业终于有一个较为明确的转型方向。

  《意见稿》对银行理财的最大冲击,主要体现在两点:第一是对于投资“非标”和未上市公司股权的期限错配要求,意味着银行理财在投资端的最大优势“非标”,在2014年8号文的基础上受到了更大的限制。按照目前期限匹配要求和产品端销售现状,几乎很难有银行理财产品可以投资“非标”。

  第二是《意见稿》要求推进资管产品的净值管理。目前对于银行理财投资的公允价值还有待进一步明确,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市场需要时间来消化银行理财的收益波动。

  不过,《意见稿》中对理财子公司的提法对银行理财业务而可谓是值得期待。《意见稿》显示,过渡期后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资质的商业银行应当设立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子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该商业银行可以托管子公司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

  对于银行理财的“掌舵人”而言,机遇和挑战并存。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