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为社会谋福祉” 中圣集团:用科技“化腐

“创新为社会谋福祉” 中圣集团:用科技“化腐朽为神奇” 时事政治

 

  假如问员工,愿意在什么样的企业里服务?答案肯定并不唯一。但如果,有一家企业,不仅能给员工提供同地区较优厚的工资待遇,给员工众多上升通道、奖励机制和学习平台,相信不少人会说上那句“我愿意”吧。尤其,这家企业主要在做的,还是解决越来越困扰大众的环境污染问题!

位于南京江宁的高新技术公司中圣集团,就是这样一家企业:“中圣”牌高效节能换热器获得“中国名牌产品”“中国驰名商标”称号,他们也承担着“江苏省(中圣)工业节能技术研究院”以及“中国科学院南京冻土工程中心”建设、管理及科研任务。目前,管理2000来号员工的中圣集团,已拥有申请专利170余项,其中发明专利70余项,牵头制定国家标准及行业标准6项。

尤其值得叫好的是,中圣用热棒解决了青藏铁路建设的世界性技术难题,把青藏铁路这条巨龙推上高原;而火炬气回收技术和循环经济绿色产业园区项目,前者灭掉了多个大型企业熊熊燃烧的重污染“火炬”,后者更是致力于解决眼下中国的雾霾难题!

日前,记者走进中圣集团,探索他们成功背后的企业文化。

创新缘起:科研成果产业化

无论是火炬气回收系统,还是污水零排放技术,或者是现在正重点打造的循环经济绿色产业园区,中圣集团的每一个项目,都与科技创新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他的创始人,郭宏新,其实在1997年创立公司之前,也是搞科创的。

当时在南京化工学院实验室工作的郭宏新,虽然已发明了4项实用新型专利,并担任热管学院当时最年轻的副院长,前途一片光明,可是在他的心里,始终有这么一个缺憾,就是科研成果的产业化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南京有这么多高校,学校又有这么多好的科研成果,成果鉴定完了就在学校里沉睡,多么可惜啊。”他常想。

在这个心愿越来越强烈的推动下,郭宏新毅然放弃了安逸舒适的“象牙塔”环境,带着7名科研骨干,创办起了实体公司,他期望迅速有效地将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以此来报效国家,奉献社会。“大学老师代表着江苏的特色之一,100多所科研院所的科技成果如果都能转化成生产力,这个竞争性是不言而喻的。”20年过去了,郭宏新依然坚定地这么对记者说。

实际上,在20年的时间里,创新一直是中圣的生命线。而对于技术的创新,郭宏新自然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创新有两种,一种是做高大上的东西,比如纯粹搞科研;第二种,它与社会难题相结合,产生新技术,以此加快生产力的发展,推动社会进步。我以为,第二种创新其实更重要。”

中圣所做的均为第二种创新,这种创新也可称为“务实的创新”或“接地气的创新”。这种创新,是把高大上的高精尖技术,与社会生产力发展中存在的各类难题相结合,拿出切合实际的解决办法,让科技真正地为生产力服务。

“用科技去解决实际问题的过程中,你会发现许多难点。这些难点,就是我们学术团队二次研究的目标,也是一个‘再创新’的过程。我们不断地向外推广科研成果,再把社会问题带回来研究,就形成了一个循环的、不间断的创新过程。”郭宏新如此阐释。

用一根小热棒解决困扰青藏铁路40多年难题

中圣集团成立以来,亮眼的成绩不少。不过,要说不得不提的一笔,用热棒技术助力青藏铁路修上青藏高原,怎么都绕不过去。

要知道,青藏铁路之前因为世界性的技术难题,徘徊40多年一直没能修成。而这一切,竟然被中圣的一根小热棒轻松解决了!

事情还要从15年前一个晚上说起。2002年11月的一个晚上,郭宏新在家中看电视,无意中看到了中央电视台的《对话》栏目,节目中,时任铁道部副部长孙永福正提到青藏铁路可可西里路段冻土层的问题。

原来,要修建青藏铁路面临三大难题:高寒、缺氧和冻土。前两个问题中国当时已有能力克服,唯有冻土问题一直无能为力,也因此,青藏铁路迟迟修不起来。

这条线路需穿过550公里长的冻土路段,冻土的特色是不稳定,冬天冻成冰(冻成冰后体积大于水),地面上拱,一拱可能要一二十米高;夏天冰又化成水,水四处流动,原来冻起来的地方反而塌陷下去,变成了“热融塘”,列车驰过时非常容易地面融沉,导致车轨变形和火车出轨。这种情况下,承载人民生命安全的铁路线怎么能通过呢?

当时青藏铁路建设专家们也提出了搭遮阳板、架桥通过该路段等措施,但效果都不够理想。

看到此,郭宏新的眼睛亮了:“用我们的热棒插在土里,冬天把低温导下去,让冻土冻得更结实,夏天化不了不就成了嘛!”他连夜给铁道部写了封信,信中画出草图,阐述了用热棒解决冻土问题的可行性。一个星期后,他就收到了北京方面的回信,信中要求要他立即进京参加专家组答辩。

很快,热棒技术解决冻土问题的可行性被初步认可。专家组当天就表态可以在青藏高原上给郭宏新一个试验的机会。

“后来我们插上热棒,热棒的上部是放热段,装有散热片,下部是吸热段,直接埋入多年冻土中,结果温度大幅降低,比其他所有措施都好!”郭宏新说,现在青藏铁路上使用热棒的地段已有100多公里了,“只要感觉下面冰要化了,插根棒子,把冷导下去就行了。”而埋设热棒的方式,不仅比以桥代路方式每公里节省3000多万元,还避免了地表开挖、铲除植被、修路取土等工程活动对环境的破坏,保护了青藏高原的生态。

一根根小小的棒子,就能助力青藏铁路这条巨龙驰骋上高原,这不得不让人赞叹科技在中圣集团手中造福现状之神奇!后来,郭宏新又接受铁道部委托,牵头制定了热棒的国家标准,也因为这个机遇,郭宏新被国务院任命为国家热棒标准工作组组长。“可以说,全球最好的解决冻土的方案都集中在这里了。”他不无自豪地说。

如今,不仅是青藏铁路,青海、西藏的公路、输电线路的建设也用上了热棒,小小的热棒还走出国门,应用到了国际上冻土区的输油管道和机场工程上。

研发火炬气回收系统,灭掉工厂重污染的“废气”火炬

“我们是学化学工程的,修铁路是土建工程,两个完全不搭调的产业,因为问题的出现进行结合,就实现了创新!”郭宏新肯定地说,解决问题完全可以形成重大创新,“问题暴露出来,基本上就解决了50%!”

而近年,随着环保问题愈发受到人们的重视,中圣也已把科技改变现状的领域定在了“效益型”环保上,例如火炬气回收系统。

经过化工厂的时候,人们经常会看到一座座巨型烟囱上“熊熊燃烧的大火”。那可不是普通的火,它是化工炼油排放出来的有毒废气,它是不可能被完全燃烧的。而没烧完的部分,99%都为剧毒,风一吹,下雨后落入地下污染土地、蔬菜和粮食;飘入空中,则是人类呼吸系统的重度污染源。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