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老师猥亵女生 从业禁止能否遏住摧花魔手

  □ 本报记者 周宵鹏

  近日,上海市综治办对该市人大代表的提案作出答复,表示上海市检察院、上海市综治办计划联合市高级人民法院、市公安局、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市教育委员会、市民政局、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市体育局等部门,形成上海市性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人员从业禁止和信息查询制度,实现从业禁止信息的归口管理,统一查询。

  在此之前,上海市闵行区出台《关于限制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办法(试行)》,成为全国首个涉性侵害违法犯罪记录人员禁止从业机制。此后,全国已有多地公开性侵罪犯信息,并设置行业禁入制度,引发社会关注。

  事实上,目前我国预防和打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立法和相关机制尚不完善,而信息公开、从业禁止的试点也备受争议。对于性侵未成年人这种最卑劣的罪恶之一,相关立法、司法、刑事政策等需要进一步加以完善。

  信息公开存在争议

  补课老师钱某对女生采用强吻、摸胸部等方式猥亵,2017年1月,钱某因涉嫌强制猥亵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此外,钱某还被判决三年内禁止从事教育及相关工作。这也成为上海市首例性侵类从业禁止案件,这起案件的办理也促成闵行区从业禁止机制的出台。

  今年3月,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以下简称“女童保护”)主办2018年“女童保护”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未检科科长杨珍在会上表示,闵行区对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限制禁止从业,是综合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刑法、教师法等方面相关条文,秉持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探索建立的。

  在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信息公开方面,2016年6月,浙江省慈溪市检察院牵头出台《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信息公开实施办法》。此后,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出台《关于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从业禁止及信息公开》,规定除作案时不满18周岁或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等情形,所有性侵害未成年人的严重刑事犯罪人员,自刑事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都将被公开个人信息。

  2017年12月,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法院集中宣判4名涉嫌强奸、猥亵未成年人的被告人,并在判决生效后通过司法机关门户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等渠道公开这4名犯罪人员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照片、年龄、性别、案由等,并对他们设置行业禁入。

  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人员信息,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肯定,认为是出于对未成年人最大限度的保护,这种尝试确有必要。人民微博发起网络调查,2400余人参与调查,其中98%表示赞成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人员信息。

  然而,另一种声音表示,信息公开的主观动机应该充分肯定,对于预防未成年人受到性侵害有积极作用,但此举从法律层面看存在一些问题。

  一方面公众希望了解到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的信息,有所防范;另一方面,信息公开可能会影响到这些人员刑满释放后重新融入社会,带来负面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相对于其他地方向公众公开,上海市闵行区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禁止的黑名单信息库,是对相关主管部门、相关行业领域公开,提供辖区内与未成年人有密切接触的行业招聘时,区教育局、民政局、卫计委等主管单位在信息库中进行查询比对。

  事实上,目前用于从业禁止的信息公开库仅是区域内信息,而在当前人口流动性大、跨区域就业常态化的形势下,单纯的区域数据并不能为未成年人提供全面有效的保护。也正基于此,上海市综治办表示,全市范围性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人员从业禁止和信息查询制度亟待建立。如果相关探索能取得成功,是否有必要上升到国家层面,以法律或行政法规形式规范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人信息公开机制,尚需进一步探索。

  “不同的声音主要关于立法依据、会不会对违法犯罪人员人权存在侵权情况。但是从立法上看,也确实比较欠缺非常明确针对性侵未成年人、对儿童防性侵机制建设的依据,所以特别期待相关部门能够关注、解决。”杨珍说。

  农村性侵防范更难

  “女童保护”发布的《2017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例378起,平均每天曝光1.04起,近4年公开报道的儿童被性侵案例均大幅高于2013年,我国儿童防性侵教育现状形势仍旧严峻。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