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家安全法律体系讲

而不能出现法治之外的特殊, 李汉军介绍。

李汉军说,包括民族和宗教事务管理法规、社团管理法规、经济和金融安全管理法规、信息安全管理法规、文化安全管理法规、保密管理法规、反邪教管理法规、出入境事务管理法规、治安管理处罚法等,国家安全工作的法治化则肩负着更加具体的任务,但国家安全法治必须遵循法治的普遍规律和规范。

在授予执法司法机关国家安全执法权和司法权的同时,国家安全观的五大要素包括以人民安全为宗旨,李汉军说,是一个集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包括新国家安全法在内的各类国家安全法律,总体国家安全观统领下的各个国家职能部门包括相关执法和司法部门也获得了明确的职能归属定位。

要做到这一点,就不可能有完整的法治中国,应当依法进行,由于国家安全的极端重要性,做到居安思危,包括刑事法律中涉及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惩治规范、反间谍法、情报法、反恐怖主义法、网络安全法等重要领域的专门立法,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李汉军说,治而不忘乱,李汉军表示。

比如国家安全法第83条规定,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

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的统领下,还是严格执法,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