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族歌剧焕新颜

作者:罗群、李嘉琪

 

  谈起中国民族歌剧,“一白一黑”即《白毛女》和《小二黑结婚》是当之无愧的经典之作,两部作品都是中国歌剧舞剧院的保留剧目,从上世纪中叶传承至今。继去年复排歌剧《白毛女》之后,中国歌剧舞剧院正集结精英力量,在文化部指导下复排歌剧《小二黑结婚》,并将于9月与观众见面。

  民族歌剧《小二黑结婚》创作于1952年,改编自作家赵树理的同名小说,由田川等编剧,马可等作曲,讲述的是1940年代山西某根据地一个叫刘家峻的山村中,年轻俊俏的姑娘小芹和村民兵队长小二黑真心相爱,却受到小芹的母亲三仙姑、小二黑的父亲二诸葛以及不怀好意的金旺等封建势力的反对和阻挠,经过一系列坚持和抗争,有情人在区长的支持下终成眷属的故事。乔佩娟、郭兰英等老一代艺术家曾在《小二黑结婚》中奉献精彩表演,塑造了鲜活的人物形象。该剧剧本生活气息浓郁,语言朴实无华、生动传神,音乐优美动听中饱含情感,《清粼粼的水,蓝莹莹的天》等选段观众耳熟能详,传唱度极高。《小二黑结婚》流传数十年而魅力不减,堪称中国民族歌剧里程碑式作品。

  此次中国歌剧舞剧院复排民族歌剧《小二黑结婚》,由小芹的首演者乔佩娟任艺术顾问,黄定山执导,青年演员蒋宁、王娜、毋攀等领衔主演。“《小二黑结婚》是中国民族歌剧中最为成功的喜歌剧,寄托着一代代艺术家的思考和探索。目前,国家对中国民族歌剧的发展给予高度重视,将《小二黑结婚》重新搬上舞台具有重要意义。”黄定山说,“剧中人物对封建势力的反抗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他们对自由爱情和美好生活的追求,很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

  中国歌剧舞剧院对《小二黑结婚》的复排投入了大量心血,主创人员早早做好案头工作,阅读赵树理的小说原著、阅读剧本,学习前辈艺术家的演唱、表演,努力理解与把握人物。今年4月,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陶诚、副院长徐丽桥带领主创人员到故事发源地山西省左权县采风。主创人员来到小芹、小二黑的原型智英祥和岳冬至的家中,实地体验他们的生活环境,聆听他们的故事,试图走进他们的心灵。中国歌剧舞剧院的演员还与左权盲人宣传队的民间艺术家深入交流,受益匪浅。这支成立于1938年的队伍善于演唱纯正的左权民歌“开花调”,质朴而浓烈的情感和真诚而动人的表达震撼人心,为演员演好中国民族歌剧带来启迪。在复排歌剧《小二黑结婚》中饰演小芹的蒋宁至今记得当时的震惊和感动,她说:“听了他们的演唱,我更加理解了郭兰英老师所说的‘唱就是说’,更加明白如何用真情实感打动观众。”蒋宁深知,把握住人物的内心和情绪、准确而诚恳地将其表达出来,对演员至关重要,“心里有了,台上就有了。”

  打造中国民族歌剧的经典需要大地和泥土的滋养。左权采风归来,主创人员在知识、心理、情感、体验诸多方面做好了投入创作的充分准备。于是,复排有条不紊地逐渐展开。

  “其实,这一次与其叫复排,不如叫重排或者再排,因为我们在尊重经典、传承经典的同时,加入了现代理念和青春气息,进行全新的舞台呈现。”黄定山说,这一版《小二黑结婚》对经典的尊敬与传承体现在剧本与音乐上,主创团队反复分析剧本、研究人物,在音乐与唱腔方面深入学习、研究作曲家的匠心和郭兰英等老艺术家的演绎。同时,根据当今观众的审美趣味,对一些场次与情节进行了微调,在沿用民族乐器伴奏的基础上,以现代理念重新编排配器,演员的演唱和表演也更加生活化。

  笔者7月22日来到中国歌剧舞剧院的排练场,正赶上《小二黑结婚》第一次串排。虽然演员还做不到对作品细节烂熟于心,但从他们全情投入的演唱和拿捏到位的表演来看,演员对角色的揣摩已经相当深入。小二黑不同意父亲给自己娶童养媳与父亲争执的一段戏颇为吸引人。饰演小二黑的毋攀说:“演这段戏,不能把小二黑演得太过强势和大义凛然,虽然他有勇气、有先进的观念、有对爱情的坚持,但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与父亲对抗,心里一定是害怕的,时时要看看父亲的脸色,在勇敢、坚持与虚心、害怕之间的分寸要细心把握。”毋攀说,“80后”演员要体会数十年前的人怎样说话、怎样行动、怎样表达感情,还是比较难的,这要在以后的排练中慢慢摸索。

  接下来,《小二黑结婚》进入细排阶段,对每一场戏、每一个细节进行打磨。“他们年轻、有活力,艺术上有追求,我对他们很有信心。”黄定山还表示,细排阶段的压力仍是很大的,“中国的歌剧在用唱腔、台词和表演的综合手段塑造人物方面存在一些问题,我要求演员在《小二黑结婚》中把这三种手段统一起来,把人物塑造好,给观众以惊喜,把观众带回‘清粼粼的水,蓝莹莹的天’的年代。”

  (责任编辑:王碧薇)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