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政界缺乏女性后继者 12岁黑客

外媒:政界缺乏女性后继者   12岁黑客

  多年来,由于默克尔一直担任总理,德国联邦政府由一名女性领导。然而,政界缺乏女性后继者,不管是否有家庭,女性都必须格外努力去证明自己才能立足政界,而对于有子女的女性来说就更难了。

  在国际政界女性比例排名表上,德国在总共190个国家中列第22位。假如最新的民意调查结果可信,那么,今年9月的大选之后,情况还会更糟:女性在联邦议院的比例将降至32%。

 
 

  她们不愿意?还是因为,在女性眼里,专业从事政治过于困难?现任联邦议员拜尔认为,女性必须有更强的表现,尤其是没有孩子的年轻女议员们更被挑剔、更受轻视;而有孩子的女政治家容易受到不公正评价。

  她表示,"当事人心理承受能力要强。我必须承认,每多一个孩子,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就变得更强一些。"她有3个孩子,每周工作70到80个小时。要是遇上会议周,不带家人,她在柏林的工作时间还会更长。

  基社盟除在基层理事会和全党主席团里实行的最低女性比例规定外,现在也实施了其它推进计划。不过,拜尔表示,光有"女性一定要承担更多责任"这样的计划是不够的,女性自己得愿意才行。她指出,她的很多女友和她一样,孩子尚小,半职工作。而在政界,那工作至少是全职,而很多女性不愿受此之累。

  在基民盟和基社盟议员中,女性是79人,男性则是230人。现年72岁的基社盟副主席施塔姆也认为,本党那里尚有改善空间。她表示,全党都该认识到,为将来的成功,基社盟的形象上也需打上女性的烙印。这一点,其它一些党已经诉诸行动。在绿党和左翼党那里,女性联邦议员的数量多于男性同事。

  很多女性较快地抓住了她们的机会。社民党政治家克拉夫特便是一个例子。明斯特大学政治学家沃伊克指出,2005年,北威州议会选举后,克拉夫特就是这么做的。当时,社民党失去大量选票,"克拉夫特出击了",先是接过了党团主席职务,后来成为州党新主席,2010年,最终当选为州长。

  沃伊克表示,家庭和政治仕途并举,直到当上联邦议员,长此以往,难以为继,"除非当事人有一个家庭主男,打理所有家务和孩子教育事项"。他指出,有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少而又少,当事人得有精神准备:工作多、气氛紧张。这位政治学家强调说,尽管对女性的态度已有改善,但在政界,依然是男性的一统天下。

  拜尔也一再有这样的经历。她总是会被问道,会带孩子去哪里,而她丈夫也是政治家,却从来不需要回答这样的问题。

  然后,还有权力问题。拜尔指出,作为女性,你最好不要过多表示对权力的好感,因为,这种表态本身便有某种不名誉的成份。但她表示,尽管如此,女性仍该进入政界,因为,尤其是在某些议题上,女性能提供不同的设想和不同的行动方式。例如,在公民询问日,她就会被问及有关生活伴侣人工授精和不育症的问题。拜尔指出,她的男性同事们绝不会被问及这样的问题。"这并不让我奇怪。毕竟,这样的事情,人家本来也不会与一位男子谈论。"

相关阅读: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