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热津斯基: 美国衰落或带来八个地缘政治风险

布热津斯基: 美国衰落或带来八个地缘政治风险 政治局

1972年以来,美国已经正式接受中国大陆提出的 “一个中国”方案,同时坚持认为,任何一方都不得以武力改变现状。然而,北京保留了动用武力的权利,这为华盛顿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找到了正当理由。最近几年,台湾和中国大陆一直在改善关系。然而,美国的衰落会加剧台湾的脆弱性,使台北的决策者更容易受到中国大陆的直接压力以及经济上成功的中国大陆的吸引。这种情况至少可能加快海峡两岸统一的时间表,但是会以有利于中国大陆的不平等条款实现统一。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以来,美国一真是韩国安全的保证者。首尔引入注目的经济起飞和民主政治制度证明了美国介入的成功。

2

随着美国全球卓越地位的下降,比较薄弱的国家和地区将更容易受到主要区域强国的影响。印度和中国正在崛起,俄罗斯的帝国思想越来越严重,中东变得更加不稳定。在美国不再活跃于国际舞台的情况下,发生区域冲突的可能性确实存在。我们应该准备迎接以强者生存为特点的全球现实。

一、格鲁吉亚

美国的衰落使这个高加索地区小国容易受到俄罗斯的政治恐吓和军事压力。1991年以来,美国已经向格鲁吉亚提供了30亿美元的援助,其中10亿美元是在2008年俄格战争以来提供的。美国的衰落可能会唤起俄罗斯收复旧势力范围的愿望。

可能出现的问题:俄罗斯主宰通向欧洲的南部能源走廊,可能对欧洲形成更大的压力,迫使它接受莫斯科的政治日程。

二、台湾

1972年以来,美国已经正式接受中国大陆提出的 “一个中国”方案,同时坚持认为,任何一方都不得以武力改变现状。然而,北京保留了动用武力的权利,这为华盛顿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找到了正当理由。最近几年,台湾和中国大陆一直在改善关系。然而,美国的衰落会加剧台湾的脆弱性,使台北的决策者更容易受到中国大陆的直接压力以及经济上成功的中国大陆的吸引。这种情况至少可能加快海峡两岸统一的时间表,但是会以有利于中国大陆的不平等条款实现统一。

可能出现的问题:台海两岸发生严重对抗。

三、韩国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以来,美国一真是韩国安全的保证者。首尔引入注目的经济起飞和民主政治制度证明了美国介入的成功。然而,多年来,朝鲜对韩国多次挑衅,从暗杀其内阁成员到2010年击沉韩国的军舰。因此,美国的衰落使韩国面对痛苦的选择:要么接受中国在本地区的主导地位,进一步依赖中国约束拥有核武器的朝鲜,要么出于共同的民主价值观以及对平壤和北京的担心,寻求同日本建立更加牢固的、但是历来不得人心的关系。

可能出现的问题:朝鲜半岛的军事和经济安全;日韩对美国的信任危机。

四、白俄罗斯

苏联解体20年后,欧洲最后一个独裁政权仍在政治和经济上依赖俄罗斯。它的出口商品有三分之一销往俄罗斯,它需要的能源几乎全部依赖俄罗斯。与此同时,亚历山大 卢卡申科总统17年的独裁统治阻碍了与西方的关系。结果,美国的明显衰落会给俄罗斯提供一个重新吸收白俄罗斯的几乎零风险的机会。

可能出现的问题:波罗的海邻国,尤其是拉脱维亚的安全。

五、乌克兰

基辅与莫斯科的关系容易发生紧张,就像它与西方的关系容易举棋不定一样。2005年、2007年和2009 年,俄罗斯或是威胁停止或是确实停止了向乌克兰提供石油和天然气。最近,维克托 亚努科维奇总统受到压力,被迫将俄罗斯在乌克兰黑海港口塞瓦斯托波尔的海军基地的租赁期再延长25年,换取俄罗斯以优惠价格向乌克兰提供能源。克里姆林宫继续迫使乌克兰加入与俄罗斯的“共同经济空间”,同时通过俄罗斯公司的并购逐渐剥夺乌克兰对其主要工业资产的直接控制。随着美国的衰落,欧洲将不像以前那样愿意和能够伸出援手并将乌克兰纳入一个不断扩大的西方共同体,从而使乌克兰更容易受俄罗斯图谋的影响。

可能出现的问题:俄罗斯的帝国野心死灰复燃。

六、阿富汗

阿富汗在苏联发动的长达9年的残酷战争中饱受蹂躏,在苏联撤退后被西方忽视了10年,中世纪风格的塔利班一度横行,美国历时10年的三心二意的军事行动和断断续续的经济援助让它感到沮丧。如今,这个国家已经满目疮痍,失业率高达40%,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全球排名第215位,除了非法的毒品行业,它几乎没有多少经济产出。厌战或者美国衰落的早期影响造成的美国迅速撤军极有可能导致阿富汗的四分五裂,邻国会在阿富汗争夺影响力。如果喀布尔没有一个有效、稳定的政府,这个国家就会被对立的军阀所主宰。巴基斯坦和印度就会在阿富汗更加咄咄逼人地争夺影响力,伊朗大概也会介入。

可能出现的问题:塔利班的重新崛起;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发生一场代理人战争;成为国际恐怖主义的庇护所。

七、巴基斯坦

虽然巴基斯坦拥有21世纪的核武器,并且靠一支专业的20世纪末的军队维系,但是,巴基斯坦的大部分地区仍是前现代社会,过着乡村生活,主要呈现地区和部落特性。与印度的冲突体现了巴基斯坦的民族特性,而克什米尔的强制分割表现出彼此之间的强烈反感。巴基斯坦的政治不稳定是其最大的弱点,美国力量的衰落会削弱美国帮助巴基斯坦统一和发展的能力。巴基斯坦随后可能转变为一个由军方治理的国家、一个激进的穆斯林国家、一个把军人统治和伊斯兰统治结合起来的国家或者一个根本没有中央政府的“国家”。

可能出现的问题:核军阀主义;一个类似伊朗的好斗的、伊斯兰的、反西方的、有核武器的政府;中亚区域不稳定,暴力可能蔓延到中国、印度和俄罗斯。

八、以色列和大中东

美国的衰落会引发破坏整个中东政治稳定的结构性变化。该地区的所有国家仍然容易遭受不同程度的内部压力、社会动乱以及宗教的原教旨主义, 2011年初的事件证明了这一点。如果美国的衰落在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仍未解决的情况下发生,不能实施双方都接受的两国解决方案,就会进一步给该地区的政治气氛火上浇油。美国的明显软弱会在某个时候诱使该地区力量较强的国家,尤其是伊朗或以色列提前制造预期的危险。而争夺战术优势可能促使哈马斯或真主党力量的爆发,随后可能升级到范围更广和流血更多的军事冲突。

上一篇:外媒:特朗普税改的政治涵义 温州党建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