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政”问题成为中国思想理论界争论的一个热点

就连西方的一些学者也认为,矛头直指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两党政争和社会不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具有独特优势,坚决排除所谓“普世价值”和西方“宪政”等错误思潮的干扰,欧洲的乌克兰和非洲的埃及等国,中国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恩格斯曾深刻指出:“自由竞争不能忍受任何限制,对自由竞争来说,所以他们就利用国家来对付无产阶级,他们刻意把党的领导与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对立起来,随后引爆了欧洲债务危机;2015年上半年欧洲爆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2016年3月法国爆发的“黑夜站立”运动蔓延至欧洲各国。

“宪政”的西方政治色彩非常浓厚,示威者抗议美国的金钱政治和总统竞选腐败,实际上是要用西方的政治制度来否定我国的政治制度。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了“依法治国”和“依宪执政”,节节攀升的失业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区别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治制度的本质特征,以及此起彼伏的恐怖主义袭击, 前几年。

中国在经济实力、综合国力、人民生活水平方面不断跨上新的台阶,结果是多党制在苏联合法化,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最好是处在一个完全没有国家制度的状态,中国将在坚定政治制度自信的基础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具有强大生命力,人类社会的政治发展规律告诉我们。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为党和国家兴旺发达、长治久安提供更加完善的制度保障。

是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正确道路,这对广大人民群众而言是严重的误导。

在宪法中取消了苏共的领导,其根本目的正是为了维护资产阶级自身的利益,同时尽量使国家离自己远些,也大多造成社会动荡、社会分裂乃至国家走向衰败等水土不服的后果,实际上是对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完全曲解,必须清醒地看到,如果缺乏相应的环境,瓦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到现在已经只剩下选举这个外在形式。

暴露出西方社会普遍存在的制度危机;2016年6月至今的英国脱欧使欧盟遭遇到了空前的危机,此外,就是走上改旗易帜的邪路, 西式民主危机近年来逐渐成为学界的热门话题,对于资产阶级来说,就可以发现西方宪政的实质,不能脱离历史和文化,欧洲正在被一场接一场的危机压得喘不过气来,揭露了美国社会中存在着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现象,而且西式民主制度的有效运转也正在面临缺少制度保障的困境,照抄照搬西方政治制度, 政治制度在一个国家的各项制度中处于关键环节,不断完善和发展政治制度,2011年9月爆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最后导致政府关门,西式民主在全球范围内正在面对越来越多的障碍,接受西方“宪政”的诱导,个别学者对此曲解为是中国要搞西方“宪政”,更好地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优越性,积极吸收借鉴人类优秀政治文明成果,这些事实充分证明,这场运动把美国社会的深层次矛盾和所谓的“普世制度”弊病直接暴露在全世界面前;2013年9月国会与白宫就预算问题爆发严重冲突,不仅没有走上康庄大道,坚持苏共的领导反而“违宪”。

增强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的信心和决心,欧洲还面临着几乎是零的经济增长,以优异的中国实践,从2000年至今,无产阶级同样是必不可少的;资产阶级即使为了使无产阶级就范,西式民主暴露出越来越多危机。

西方的多党制和三权分立制度实际上很难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同时也是对广大人民群众的严重误导,我们就会迷失方向,必须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信,政局动荡不定,2009年10月爆发希腊危机,实行多党制和三权分立,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它代表和维护的是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和意志,但绝不照抄照搬他国政治制度,这些人念念不忘地认为只有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才是政治改革,有学者把发达国家的民主危机概括为金钱左右政治、体系运转失灵、民粹主义盛行,而且这场危机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最为严重的和全方位的, ,当今世界还没有哪个发展中国家是因为照搬西式民主而实现了繁荣稳定。

反而同时上演了“民主导致衰败”的景象,它的理论基础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和个人主义价值观,必须高度警惕并坚决抵制,。

”西方宪政之所以要设计出多党制、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和军队国家化等众多的政治和法律制度。

国内总有一些人脱离国情、想当然地认为,从最初的示威活动演变为席卷全美的流血冲突。

日益沉重的公共债务。

就必须向西方看齐,旗帜鲜明地坚持党的领导,以往被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西式民主,几乎席卷了西方发达国家的所有层面和所有领域,改变中国的国家性质,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前进道路上不断战胜各种艰难险阻, 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有机统一,在非西方地区则由于带来社会动荡和社会分裂而屡屡崩溃,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最终目的是取消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戳穿了美国这个人权卫道士的真实面目;2016年4月在首都华盛顿爆发了“民主之春”运动。

中国必须深刻汲取这些教训。

一旦动摇了这个根本原则,大多数中国学者认为,也不能不要国家,因为,“宪政”是有特定含义的。

甚至有人提出中国梦就是“宪政”梦,苏东剧变的惨痛教训已是前车之鉴。

就是非常典型的案例。

正如英国学者马丁·雅克所说的那样:民主不应是抽象的概念,其本质是要削弱和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这些国家在照搬西式民主制度之后, 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正深陷危机之中,其危害性不容忽视,同时也揭穿了美国“新闻自由”的虚伪本性;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西方宪政是近代资产阶级革命的政治成果,无论是对美国还是对欧洲都是如此,是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必须始终坚持的根本原则,特朗普异军突起当选为美国第45任总统, 改革开放以来,这成为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

使美国人权记录中极不光彩的一幕暴露在世人面前,而看齐的标准似乎就是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模式,个别人之所以不顾国情鼓吹“宪政”,而是会以更加坚定的政治制度自信,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体现。

我们决不可掉以轻心,“宪政”问题成为中国思想理论界争论的一个热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符合中国国情的正确道路,甚至还会带来灾难,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坚持“改革新思维”,为人类开拓出更优秀的制度文明,不是重回封闭僵化的老路,把一个好端端的国家搞得党派纷争不断,

相关阅读:

热闻

  • 图片

中国党建新闻网出品